台湾,冬之旅 – 在阿里山夸年02.21.09

“喂~” “喂~,高山青~。你们几点会到阿里山?”从阿里山上的高山青饭店打来的,说话的声音有点像苏打绿的主唱。 “我们现在在小火车上,大概一小时后会到。” “好,那么一小时后我们在火车站门口接你们。”,苏打绿说。 服务那么好啊!不愧是一晚3000NT的饭店。那天大家都来夸年,所以饭店都就地起价,本来一晚1500NT的房间现在要3000NT。 “到时我再打这个电话号码吗?”,我问。 “不用,我们的人员会高举高山青的牌子,你向他们招手就行了。”,苏打绿不知是男是女。 在小火车上,我拿着数码相机一直忙着拍影片。我突然想起了一段关于阿里山小火车的冷笑话。这笑话必须以闽南语或者福建话来诠释。我会尽力诠释看看。如果看不懂的话,抱歉啦。 小明:“阿里山的火车有毛奴知影无?” 小强:“毛?讲三小?” 小明:“有一日,我问火车,‘火车呀火车,你是不是有毛?’ 然后火车回答我‘喔,喔,机挫机挫机挫’“ 小强 -_-||| 闽南语里面的‘有’发音刚好和火车的蒸汽机所发出的喔喔声同音。机挫机挫机挫是火车在轨道行驶时候发出的声音,和福建话里的‘一束一束’同音。反正是小明问火车有毛吗,然后火车回答‘有,有,一束一束的’就对了。 不好笑吧?所以才叫冷笑话啦。 半路火车突然停了下来,很明显还没到站,只不过到了半山。‘搞不好抛锚了!’,我心里嘀咕。然后火车开始动了,是向后移动。 ‘Oh Shit! 不是那么衰吧?’, 我开始担心,难道火车打回头路? 其实火车虽然向后移动,但是有向着另一个方向往上驶去。一路上,火车停了又退,大概几次之后就到了。 终于到了阿里山国家森林区火车站,大家纷纷下车。阿里山国家森林区入门票一张要两百,好贵!刚好看见高山青服务人员举高牌子,我向他们招手。他们帮我们买门票,两张只需要两百块。一入门,我就开始留意到底哪个是苏打绿,反正来接我们的一男一女都不是。 到了饭店我发现原来那个苏打绿是女的,就坐在高山青饭店柜台处。高山青饭店的二楼有个后门,走出后门有一段阶梯路可以通往宽阔的森林区中心点,我们的房间刚好就在二楼靠近后门处,所以出入非常方便。我们先到森林区的游客服务中心去,在那里有电影播放室,播放着阿里山森林区记录片。我们在播放室里待了一阵子之后,就出来了,因为我们都饿了。 JJ建议吃火锅,他说他发冷,想吃点热的。走出游客中心,我看见许多工作人员在停车场忙着搭起舞台,准备今晚的夸年演唱会。 ‘今晚会请谁来演唱呢?周杰伦?还是方大同?’,心里虽然觉得不可能,但是还是会有所期待。 真的好冷,阿里山下着毛毛细雨,雨飘落的速度是每秒5厘米,就像雪花。05度摄氏,虽然不是我遇到最冷的天气,但是已经冷到可以让我发抖,使我兴奋。天气那么冷,吃火锅最适合。我并不是很喜欢吃火锅,因为在全年热的马来西亚吃火锅很辛苦。常常还没吃到两碗,我就满身大汗,非常不舒服。但是冬天吃火锅真的非常舒服,因为当你吃完后,你就会感觉身体非常温暖,不再发抖。虽然在冬天吃火锅,我还是满身大汗。 我们吃完后,又回到游客中心,服务人员建议我们到人工林去看神木。拿了地图手册,摸清方向后,我和JJ一人撑一只雨伞,慢慢的往入林的方向走去。这时已经是下午三点多了,我们必须在六点之前回到来,因为六点天就黑了。 我们走到入林的起点,看着告示牌,大概知道要步行绕林需要很长的时间。雨没有停下来的意思,JJ走到这里,终于忍不住告诉我他打算不陪我一起入林了。我并不吃惊,因为这里下雨真的有点冷,而且JJ发冷头痛的病还没好。 这时,一群中国旅客纷纷走到告示牌前面,研究要怎么绕林,我拿出我的地图,告诉他们要绕林先要走一条很长的马路。停靠在旁边的蓝色的厢型车突然打开,一位仁兄向我们走来。 “让我来告诉你要绕林应该怎么玩。”,他指着告示牌,很专业的样子,继续说: “从这里到那里看神木必须走45分钟,一路上完全没有景点。我们有专车送你们到有景点的地方。然后你们在这里走一圈,然后经过梅园,然后经过姐潭,妹潭,最后到受镇宫。在受镇宫又有专车送你们去看千年神木,最后专车会送你们回来停车场。” “那到底多少钱啊?”,大家七嘴八舌的。 “一次上车五十快,你们可以买连票,一共一百五十。” “一辆车可以载多少人啊?” “十人。” 我赶忙算算人数,他们刚好十人。欧买啯!我好不容易找到伴陪我绕林,千万别丢下我啊,拜托! “那好,那好。”,男女老少买了连票都上了车。 我也买票,还能多坐一个人吗? ! 还好,还可以。如果他们丢下我,我会很难过,虽然我并不认识他们。 坐车,很快就到了,大家高高兴兴地下车。当时在车上,我一个陌生人挺尴尬的。 “小伙子,你是跟我们一起吗?” 我点点头,“好,一起走。” 我好像进入了住满树精的森林,一条步道穿插在充满神秘感的大树群,青色的草地就像是精灵的地毯,阔大的树干就像精灵的家具。我仿佛看见苗条女树精羞答答地朵在树干的后面偷窥。森林深处都是一些参天大木,精灵应该都住在上面吧!我拿出相机乱乱拍。 “小伙子,我帮你拍一张好不好?”,一位老姐看见我一个人到处乱拍,很热心的想帮我拍。 当时还下着细雨,我学龙猫拿着雨伞,让老姐帮我拍一张。 “好。你也帮我拍一张。”,老姐跟我交换相机。 就这样,我们就谈开来了,我告诉她我住马来西亚,檳城人,她告诉我他们都是从山东来的,代表团队来台湾参加羽毛球比赛。老姐问了我的年龄,然后告诉我她的女儿只小我几岁,所以我可以叫她老姐。她人风趣,亲切又健谈,牵着我的手臂跟我同步越过梅林,姐潭,妹潭。有她陪伴,我出现在照片里的频率提高了,笑容也多了。 穿过湿漉漉的森林,我们来到受镇宫。在受镇宫附近,停放着很多同一款式的蓝色厢型车。上了车,我到另一头去看千年神木。由于千年神木非常珍贵,大都用木棚围起来,大大地减低了千年神木的魅力。我反而觉得刚才人工林里可以让我们乱爬,乱拍照的树桐自然多了。走出神木区,雨也开始停了。 回到停车场,天慢慢变灰。我看见土著舞蹈师正在那里彩排舞蹈,夸年用的舞台也已经准备就绪。闪烁不已的舞台灯光照耀着彩排舞蹈的山地人,让他们尽情地述说他们的爱情故事。 阿里山森林区,只有唯一的便利店,那就是7-11。7-11爆满了人,我买了一些零食,拿铁咖啡,然后回饭店去了。饭店的床非常舒服,躺在床上,我感觉到有一股暖气从地板冉冉冒起,让人昏昏欲睡。 “明天早上如果要看日出,必须搭火车上祝山,你要不要去?” “欸。。。”,要看日出,明天早上五点就要出门了,JJ认真的考虑。 “要的话,我等一下就要去买票了。” [...]

Posted by 王同 under 台湾, 旅游, 照片 with 6 Comments.

台湾,冬之旅 – 奋起湖02.15.09

在还没来台湾之前,根本就不知道有奋起湖这个地方。我是在网上找资料时,发现原来往阿里山的路程中有个地方值得停下来,那就是奋起湖啦。早上很早我们就到嘉义车站等客运上奋起湖,无意中我发现昨天那个要我们住她家饭店的阿姨还在那边继续她的生意搭讪。 一上车,我二话不说,继续做未结束的梦。不知过了多久,终于抵达了奋起湖,客运停在奋起湖火车站前面。 细雨朦胧,覆盖不住青葱的山丘,也覆盖不住我的担忧,“怎么这儿也下雨,待会上阿里山也下雨那就扫兴了…” :( 我们坐在巴士车站里,望着最后下车的一群人,有的撑伞,有的穿着雨衣,不畏风雨地走过对面的阶梯,然后消失于我们的视线里。很明显,他们都是熟练的攀山树林友。下雨还上山那么危险,不仅让我想起快乐树林友 Happy Tree Friends 里头的搞笑暴力情节。 我望着JJ,“怎样?” “下雨嘞。。。” “那么小的雨是难不倒我们的,我们有雨伞不是吗?”,我装酷。 我看见对面有告示牌,所以我们走了过去。告示牌上的奋起湖步道地图说明,要到那些所谓景点站,必须一路往上爬阶梯。当时我迟疑了一下,因为爬阶梯上山会很累。我们也只有两小时的时间呆在奋起湖,因为小火车两小时后就会到了。当时又下雨,步道应该又湿又滑,而且我还背着一个大背包。但是那儿除了有一家小商店开门做生意之外,所有商店,咖啡馆,茶楼都还没开。 最后我还是决定要上去看看。都来了,别让自己白走一趟。 “你确定吗?是从这儿上去?”JJ问我。 “那个地图说明是从这儿上去没错。” JJ看了看告示牌,“真的确定?” “刚刚看到有人从这儿上去。”,我东张西望,除了往上爬,应该就没其他地方可以上去了。 “你真的确定?” “我如何确定?我也没来过呀。”,我有点火。 “都没看到人。”,没人去的地方不是什么好玩的地方,我大概了解他的思想逻辑,但是我不是很认同。 这里不像九份那么热闹,这里不是给外国旅客方便观光的观光景点,这里是攀山树林友的天地。 “走上去看看吧!错了再走下来。”, 我心想‘有路就不会错了’,一马当先,背起背包一步一步往上爬。 走了一段路的阶梯,看到另一个告示牌,还有分叉路。我们往最靠近的景点站“神社遗址”的方向走。又一段路,以为到了,眼前有一条马路,马路的对面却又有阶梯。不到黄河不死心,我们继续走。突然JJ停了下来,往前面一指,“我下去了。” 所谓的神社遗址,就只有那几块石头,还有短短的石梯,真是名副其实的遗址啊! “好,我随后就来。”,我还是不死心,真的就那两块石头?我可要看清楚一点。 真的就那两块不能再普通的石头,比起树旁的凉亭还不如。往下一个景点站“鹿鼎巨树”还要一段路程,所以我在凉亭里休息了一会儿,就往回头路走了。搞不好鹿鼎巨树就是一棵不能再普通的巨树啊。远远看见一对情侣从下面上来,我认得出是刚才和我们搭同一辆客运上奋起湖的乘客。 “请问往这里上去会到神社遗址吗?”男的问。 想到神社遗址,我就想笑。 “对!不过呢,神社遗址就那几块石头,没什么好看的。” 女的听了,突然爆笑。她真的有点莫名其妙。=-= “但是,还是可以往上爬啦。”,我记得我有拍下告示牌上的步道地图,拿出数码照相机让他们看看去鹿鼎巨树应该怎么走。 到了下面,我看见JJ就在对面的巴士车站向我招手,“喝茶,喝茶!” 在那么低温的山上,喝茶的确是种享受。但是附近几家茶馆都没开门,怎么这里的人都不开门做生意啊?。不知不觉间,我走到了一家茶馆后面的巷子,就站在那儿等JJ从对面走过来。 一位阿姨从后门走了出来,看见我呆站在那边,就问我,“小伙子,你想要什么?” “我想喝茶。”,我的样子有时真的会很呆,讲的话也会。 “想喝茶啊?来,请进来。“,阿姨打开后门,我的眼前出现了一个像是办公室一样的地方。 一张精致的茶桌,旁边放着一个热水壶,茶桌后面的橱柜里摆放了包装好的茶叶,也有一些是罐装的,看起来很高级的样子。除了茶叶之外,还有一架电视机,一架DVD机,和一些琐碎的文件。 “想喝什么茶?”,阿姨煮着水。 “随便啊,什么茶都好。”,我还在东张西望,心里开始不安。‘这儿好像不是茶馆吔。’,我嘀咕。 “想吃些什么吗?”,阿姨很友善的问,这时JJ也走了进来,一脸迷惑的样子。 “嗯,你这儿有什么吃的? 怎么附近的商店都没开门啊?”,我假装镇定。 “应该是太早了吧,而且今天又下雨。我到隔壁让他们炒些菜来,好不好?”,阿姨看似要走过去隔壁家。 “不用了,那么麻烦。真的不用了。”,我不好意思的说。 水终于沸了,阿姨以纯熟的手法,把沸水倒入放了茶叶的茶壶里。第一次倒入茶壶的水是用来洗茶叶的,倒掉了之后再加热水。 “请问那是什么茶?”,我有点好奇。 “乌龙茶。” 听到乌龙茶,我有点失望。因为在马来西亚的茶楼,乌龙茶算是最普通的茶叶,我还希望会品尝到一些高级的品种例如龙井或者是一些没听过的名茶叶。 阿姨的茶具非常精致,茶杯是陶瓷茶杯,娇小玲珑,大概有一寸高。白色的杯身闪烁着透明的光,杯内底面还以国画风画上了一条鲤鱼,把茶水倒入此杯,鲤鱼就像在茶水里活了起来一样,自由自在的游,有极高的观赏性。 我们拿起茶杯,小心翼翼的品啜,茶香而不苦,清润而不涩。这那里是我所熟悉的乌龙茶?这比我所和过的龙井还要高级啊!阿姨拿了一些花生和饼干放在桌上让我们品尝。JJ小小声的用广东话告诉我,“哇,等一下的价钱一定会爆的,我告诉你。” 我不以为然,我觉得那里好像不是茶馆,好像是私人办公室,因为阿姨泡茶,自己也倒一杯陪我们喝。谈话之间,阿姨告诉我们她是茶农,在奋起湖种茶为生。我们品尝的乌龙茶就是在他们的茶园那儿手採的,是阿里山的高山乌龙茶。阿姨说阿里山没有茶园,茶都是在奋起湖那里种的,命名为阿里山高山乌龙茶是因为阿里山名字比较响。我记得有在网上读到奋起湖是在阿里山区里,所以向她提问。 “那也对啦。”,阿姨认同,其实奋起湖也是阿里山区的一部分,阿里山高山乌龙茶,名字也算没给错。 高山乌龙茶有分为春茶,夏茶,秋茶和东茶,我们现在用的是春茶,是最高级也是最贵的。阿姨从橱柜里拿出了一包茶叶,介绍我们。 [...]

Posted by 王同 under 台湾, 旅游, 照片 with 6 Comments.

台湾,冬之旅 – 嘉义02.08.09

在日月潭过了一个晚上,接下来我们打算到嘉义,在那里现买好明早上到奋起湖和阿里山的车票, 然后在嘉义的教师会馆住一夜。 因为日月潭下雨,我们提早从日月潭离开,大概下午三点左右就抵达嘉义的教师会馆了。JJ在上日月潭时已经生病了,常常会无端端发冷,然后头痛。虽然不是什么大病,但是头疼的困扰让他累坏了,只好留在房间休息,让我一个人去外面走走。毕竟嘉义只是个休息站,我们真正的目的地是阿里山。 当时我们到了嘉义车站后就在那里研究要如何去奋起湖,然后再上阿里山,应该搭客运还是小火车。最后决定搭最早的客运上奋起湖,然后在那儿停留两小时才转搭小火车上阿里山。在买票的当时,我们遇见了一位上了年纪的阿姨穿着轻便的运动装,主动上来‘搭讪’。 “上阿里山的车刚刚开走了,不如先在这里住一晚,明天再上去。”,阿姨道。 “我们会在这里住一晚,我们是打算买明天的票上去的。” “那好,那你到XX饭店住…” “我们已经找到地方住了。” “找到地方住了,那你住那里?” “教师会馆。” “教师会馆?我家饭店就在附近罢了,不然你们来我家饭店。” “不好啦,我们已经预约了…” “教师会馆? 这儿没有教师会馆吔!我还是第一次听说这儿有教师会馆,不然你们来我家饭店住,给你们打折。” 我们不再理她,买完票了之后,我到嘉义火车站内的旅游中心询问要如何到教师会馆去。还是旅游中心服务员可靠,虽然她并不是很确定,但是她给我们一个方向和路名,她说到那边才再问路。我们一面走一面问路,大概45分钟后才抵达教师会馆,我告诉JJ,“明早我们还是叫小黄吧!” 嘉义市有个特征我觉得很喜欢,街道上会看见油画陈列在一些建筑物前面或一些小景点附近。油画下方放了一个告示牌介绍该地方和作品的资料,例如呈现该作品的艺术家,作品的年份等等。小小的一个油画告示牌形成了一个很好的里程碑,也显示出了该地艺术文化的气息。 住教师会馆住价便宜,大概是800NT。当时我们还担心房间的状况会不会太烂。但是有热水,有电视,一切还算OK,我是觉得很满意,虽然东西旧了些。休息了一会儿,我就到柜台处拿嘉义旅游手册和地图,找一些步行可以到的景点。嘉义的教师会馆非常靠近九华山地藏庵,然后走一段路也可以到嘉义公园,射日塔和植物园。我也询问柜台小姐的意见,确定了方向后,我就出发了。 九华山地藏庵就在教师会馆的后面,走几步路就到了。九华山地藏庵有七层,底部的两层比较宽阔,在第二层上面前端建立起四层塔,最后一层是塔顶。九华山地藏庵后端还在建造当中,电梯也是刚刚才开始开动服务,以方便上了年纪或残障人士上楼膜拜。地藏庵的主厅是地藏王菩薩本殿,也是本寺庙最宽阔的殿,里面的神像都栩栩如生。 对于道教的仪式我并不是很懂。我从小到大都学佛,爸爸妈妈都是学佛的,所以很少接触道教。但是小时候有常和婆婆,亲戚们到神庙去拜拜,所以略懂,知道问神可以掷筊杯求签,烧香可以求菩萨保佑等等。地藏王菩薩有在佛陀的经典中出现过,地藏王菩薩是一个非常慈悲的菩萨,祂已经至佛地,但并不愿成佛,因为祂发了一个愿,就是“地狱不空,誓不成佛”。这表明祂的悲愿是无量的,一直不成佛,是因为要度化众生到底。在佛经里头学到,人生苦短,我们最终的目的就是要脱离苦海,然后涅槃成佛。地藏王菩薩认为地狱难空,所以不成佛,只愿度一切苦恶,菩薩心肠,真的让人感动。 在殿里,我看见有个信徒掷筊杯求签,这让我的好奇心大发,也想求佛问神。筊杯是一種占卜的工具,是世俗之人所用以與神明指示的工具。筊杯以木材做成,兩個为一对,呈立体的新月形狀,並分有正反面,凸起部份是反面,平面的部份則是正面。掷出去后如果筊杯呈现一平一凸就是圣杯,表示神明认同,或行事會順利。如果兩平面的话,就是笑杯,表示没有答案。如果是两凸面的话就是陰杯,表示否决。 拿起筊杯,诚心拜拜,心里在想,我到底要问什么,第一个念头是 “在2009年内,我会不会找到女朋友?”,然后马上把筊杯掷出去。 是圣杯! 麻木于旅行奔波劳累到今天,我第一次从心里笑了出来。 我笑,因为掷出圣杯,终于看到希望了。我也得到我要的答案,原来自己一直在逃避这个问题,一个自己想要却又没勇气面对的东西。也有点啼笑皆非的感觉,我竟然问菩薩七情六欲的问题。逃避问题是不能让自己解脱七情六欲之苦的,它会让自己越陷越深。只有接受事实,然后面对它,才有机会走出来。我自己告诉自己,是时候改变自己了。 是的,我想谈恋爱!老老实实,浪浪漫漫,幸幸福福的恋爱! 其实要掷三次圣杯才算数,当时我并不知道,最后在谈话中,筑告诉我,我才懂。但是不要紧,我已经得到我想要的答案了。我要充分的做好准备,缘份来临时才会有力气捉紧它! “请问要到嘉义公园应该往那儿走?”,我问在地王庵外面摆摊子卖槟榔的小姐。 “从这儿直走,看到莱爾富右转就到了。” 嘉义真是个好地方!不知是不是因为掷出圣杯,心情非常轻松快乐。我一面走,一面在幻想自己如果在台湾长大的话,会有怎样的生活,还会不会是电脑程式员?我会不会是个画家?现在还会不会是单身穷老五? 嘉义公园,射日塔和植物园其实就在同一个地方。嘉义公园位于嘉义市区的东侧,公园内林木苍翠,鸟语花香,还有立满了很多油画告示牌。走到嘉义公园深处,无意中发现有一位画家坐在几棵树前面写生。我静悄悄地走到他的身后,想看他如何作画。我害怕干扰到他,所以脚步放得很轻,但是还是让他发现了。他有几次很不自在的转过身来,很明显是受到我的干扰。我只好偷偷拍了几张照片,然后依依不舍的走开。 深入嘉义公园,我看见很多上了年纪的老人在那儿散步,成群结队的在练太极。都是老人们,只有我一个年轻人在公园散步,感觉很奇怪。难道年轻人都不来公园吗?大概当天不是假日,年轻人都在上班,学生都在补习吧。 射日塔就在嘉义公园里面,它是一座高62公尺的塔式建築,共12层,孤独地站立在公园深处。射日塔身褐色,以鋁條所形成的紋理與神木的外皮相似,塔的中間留有高40公尺的「一線天」,造形彷彿是劈開的神木。射日塔入口处有个时间表,明明当时应该是还在营业时间,但是却没有开放,真奇怪。后来我上网作资料调查,才发现射日塔本由雲嘉電台负责经营,但是6年來亏损连连,決定不再经营,市府民政局连续办理两次公開招標,都告流標,將继续办理委外经营,由於至今都无厂商愿意參与投標,因此目前暂时歇业,不对外开放。真的好可惜,让我白来一场了。 从嘉义公园走出来,天都快黑了,是时候回教师会馆找JJ去吃晚餐了。就在那时,我听到远处传来电子合成的古典曲子~《少女的祈禱》。一路上,一直隐隐约约的重复听到这段古典曲子,感觉就好像是从交通灯传来的。在日本为了方便盲人过马路,交通灯在人行道闪青灯时会播放简单电子合成的旋律,但是我注意到台湾交通灯并没有此功能。难道嘉义的交通灯特别不一样? 不对,可以感觉到《少女的祈禱》旋律都一直在移动,时越来越响亮,时越来越小声。 转角,终于发现传出美丽旋律的东西了,它竟然是垃圾车吔!好酷啊! 一辆黄色的垃圾车从远处慢慢地驶过,家家户户都闻声出来倒垃圾。不像马来西亚的垃圾车,这里的垃圾车经过都不会飘出臭味,所以他们必须播放音乐告诉大家是时候出来倒垃圾了。台湾垃圾必须分类,大概是这个原因,所以垃圾不会臭掉。马来西亚的垃圾车就不必多此一举,因为垃圾车还没到门口,就会嗅到令人作呕。所以马来西亚每家户外都会摆放一个垃圾桶,让垃圾车经过自己收拾。 马来西亚的垃圾车真的很有味道啊!不是吗? 嘉义之半日游是个Bonus,因为没预料我们会那么早离开日月潭,那么早到嘉义。到了嘉义让我更加认识台湾了,也求到了圣杯,嘿嘿。 明天一早就要上阿里山,但是我们还是看电视节目看到很迟才休息。

Posted by 王同 under 台湾, 旅游, 照片 with 4 Comments.

台湾,冬之旅 – 日月潭01.30.09

“这次去台湾,我想去日月潭和阿里山。”JJ以很酷的口吻说。 当时我们的机票都还没确定。 第一次听到日月潭这个名字时,我还以为是那种日月神教的神坛,一个历史悠久而且充满神秘感的神庙,叫作‘日月坛’。后来才发现我完全搞错了,日月潭是一个台湾国家级的旅游圣地,是一个四外桃园的高山淡水湖泊区,因为湖泊的东侧形如日轮,西侧状如月钩,故名日月潭。 当天,我们一大早从台北车站出发,搭国光客运。票已经在前两天买了,所以心里很踏实。上了车,我继续昨晚未完成的梦,直到我的手机响,我才睡醒。 “喂~”很明显我还没真正清醒。 “喂~ 你们现在到那了?”是筑打来的。除了筑和JJ,没人知道我的台湾暂时性的手机号码。 “我们往日月潭去,现在还没到。” “那你们会经过埔里,埔里是一个很热闹的地方…”,筑热心的介绍我到日月潭会经过的地方。 “那你们到了埔里吗?你们现在在那里?”筑问。 “…我也不清楚,好像是经过了,都快五个钟了。我现在看到有条河…”,我抓抓头皮,我预算从台北到日月潭应该是五个小时。 “有条河,那好难猜哦!”筑觉得很好笑。 的确很难猜,筑挂了电话,我才看到路牌写着埔里,原来我们还没到埔里。在路上我看到很多槟榔摊子,但是很奇怪,怎么卖槟榔的都不是辣妹?还没到台湾之前,都听说卖槟榔的西施都穿得很辣,但是事实并不是如此。卖槟榔的有老有少,有男有女,感觉上就像马来西亚的水果摊子一样。但是,这里槟榔摊子都很注重店名,招牌字眼清晰,马来西亚水果摊子连招牌都没有。 埔里真的很热闹,和台北不一样,感觉上比较朴素一点。我们只是经过,并没在那里停下来。经过了埔里,又是一段山路,然后终于看到了美丽的湖泊。碧绿色的潭水犹如一块还没琢的玉,烟雨朦胧的雾让这块玉若隐若现,保持了神秘感。我有没有描述得有点过分夸张?其实当时它真的让我惺忪的眼睛张开,“哇!好大的潭啊!颜色好青啊!” 日月潭的山路比较狭窄,也比较弯曲,但是客运并没有因此而减低速度。再经过了一段路后,我们就来到了水社旅游中心。水社旅游中心附近非常热闹,有饭店,有餐厅和一些商店,但是很明显的比埔里逊色多了。我们到旅游中心里拿日月潭手册和地图,顺便问一些关于交通和住宿的问题。旅游中心服务员告诉我们,我们要住的景圣楼饭店离开那里有一段距离,建议我们买环湖巴士连票。连票的意思是你买一张票,你一整天都可以用它来搭环湖巴士。 环湖巴士每一天都会绕着日月潭,从水社出发到玄光寺,转头再回水社,然后又来来回回的走了几十趟。每个半小时都会有巴士经过同样的地点,一趟从水社到玄光,另一趟从玄光到水社,买票时可以拿到环湖巴士的时间表。如果要依靠环湖巴士观光的话,每一个景点只可以停留50分钟。还有10分钟最好拿来等巴士,因为如果错过了你要再等一小时。但是有些地方是可以用走的,因为日月潭周围建了很多步道。所谓健行之旅,就是用脚走步道来环湖。 景圣楼就在文武庙的对面,文武庙是日月潭其中一个观光景点,环湖巴士有经过那里。景圣楼的确是一个好地方,一楼孤立,非常宁静。周围都没有什么餐厅,商店或其他饭店。晚上坐在阳台吹吹凉风,看看书,听听音乐,欣赏湖上的夜景和开满灯的文武庙,心情非常轻松。遗憾的是,因为当时下雨,湖水的景色不如日月潭官方网页的照片美。 景圣楼旁边有个步道叫作年梯步道,是往下走366个阶梯的步道。每一阶代表一天,步道全线象征着一年流逝的经历。JJ走到一半就打退堂鼓,“我不走了!” “Why?”,我问。 “都没有看到人在走。”,除了我们,的确没有人在走这个步道。 我很固执,所以我坚持要走到完。对我来说,出来玩什么地方都不去走走,那是要如何尽兴?最后,我继续走下去,JJ回到上面等我。越走我就越担心。366个阶梯,走下去容易,等一下走回上来就辛苦了。而且又一个人傻呼呼的,走到一半就有点想放弃。心里又一直说服自己,告诉自己下面的景色会很美,走完整年的年梯2009年就会有好运。最后我终于走完下去,然后走回上来。我发现自从台湾回来后,我就很走运,我相信那是从年梯那儿带回來的。 玄光寺下面的码头,有一个阿嬷在那里卖茶叶蛋。阿嬷称她的茶叶蛋为日月潭蛋。阿嬷的摊子旁边还放一个牌子,告诉大家她有部落格,说在yahoo或google网站上搜索“日月潭蛋”或“sun moon lake egg” ,就可以找到她的部落格。阿嬷的日月潭蛋真的很好吃,除了茶叶之外,阿嬷还放了很多香菇来一起煮蛋。所以她卖的蛋真的有比较香,比较好吃,吃一个根本就不够。 之后我回到景圣楼,看到旁边又有个比较年轻的阿嬷,摆个摊子卖吃的,也放“阿嬷日月潭蛋”的招牌,我就问她,“我在玄光寺码头也看到阿嬷日月潭蛋,是一样的吗?” 那个阿嬷只点点头没说什么,我心想,这肯定是冒牌的。那个阿嬷好像发现被我看穿,就笑说“那个日月潭蛋是那个阿嬷卖的,这个是我这个阿嬷卖的。” 我打个哈哈,假装认同她的说法。 “我这个阿嬷还有卖香肠,那个阿嬷没有。” “哈哈,阿嬷卖的香肠很好吃!”,我没有拆穿她的意思。 我帮她买了香肠,毕竟生意越来越难做了,也因为阿嬷卖的香肠真的很好吃。 从文武庙顶楼观望日月潭。 因为下雨,很多地方都去不到,所以觉得这次的日月潭之旅没什么好玩。其实很多地方我们都没去到,我们只是去了三个寺庙,走了两个步道而已。如果可以在这儿骑电单车环湖的话,一定很好玩!自由自在的,想去那里就去那里,想在那里停下来就在那里停下来,如果有当地的朋友当导游那就更妙了。

Posted by 王同 under 台湾, 旅游, 照片 with 5 Comments.

台湾,冬之旅 – 九份01.23.09

在还没去台湾之前,我还特地为了这次背包旅行,买了一本介绍台湾旅游景点的书《台湾旅游王》。“全台800个热门景点大搜寻,200个美食点新鲜特报” 赞!耀眼的黄色封面吸引了我,而且这本书还超有帮助哦! “我觉得你应该去一去九份。”JJ告诉我。 我正在翻阅着《台湾旅游王》,抬头望着他。 “但我不會陪你去,因为我去过了。”JJ道。 “没关系,告诉我如何去,我自己去。” “叫你朋友陪你去也不错。” “也不错,再打算吧。”,对我来说,只要到台湾去,去那里都不错。 当时,我们机票都还没确定。 筑答应陪我去九份,看完龐均的画展后,我们就搭捷运到台北站,转台铁到瑞芳站,然后再转基隆客運上九份基隆山。当天是星期天,真的很多人,我们挤上了基隆客運,一路站到山顶。因为山路很陡,一路上客運都在摇晃。筑告诉我这里的司机的技术很好,因为他们都可以开得很快。 “不会远啦,很快就会到了。”好像有旅客询问客運司机,上山要多长的时间时,司机轻松的回答。 快,是一个很模糊的形容词。一秒是快,一个钟头也算快,有时一年也算很快。从瑞芳站到九份,一点都不快。一路上摇摇晃晃的,我都快累疯了。筑好像一点累的感觉都没有,实在让人佩服。 终于到了,我松了一口气。 空气湿嗒嗒的,薄薄的雾,陡峭上站满了独特东洋风的屋子,给人感觉就像进入了宫崎骏《千与千寻》的世界里头一样。电影《悲情城市》曾在九份取景,因为电影的成功,使九份成了台湾重要旅游景点。《悲情城市》我可没看过,我看过的超人气韩剧《On Air》也曾在九份拍摄。《On Air》正好还在台湾播放中。 故事述说一位编剧女作家,一位年轻导演,一位偶像女明星和她的经纪人的爱情故事。我还记得故事情节发展下来,女作家坚持要来台湾拍外景,导演只好陪同。女作家告诉导演,“这里是九份,梁朝伟主演的《伤城》就在这里拍。” 之后我回來,就做了一些资料调查。我找不到《伤城》在九份拍摄的资料,很奇怪。我想应该是《On Air》的编剧搞错了,梁朝伟有在九份拍过戏,但不是《伤城》而是《悲情城市》吧。这是后话,当时我还告诉筑,《伤城》曾在九份拍摄,印象中在《伤城》里,金城武好像有和梁朝伟在一家酒吧喝酒,我以为那是在九份。现在想起来好像又不是,我可没看到九份有酒吧。 都是《On Air》害的,搞到我都乱了。西叭艾!,学韩国人骂人一下。 在我们前面的是基山街的入口。基山街又名“暗街仔”,是一条狭窄又略陡石阶路,左右两侧都是连在一起的商店。由于我们去的当天是星期天,所以这条街给人潮挤得水泄不通。我们就像朝圣的信徒一样,跟着人潮缓慢地步行于热闹的基山街道。当时我们都饿了,筑告诉我前面有一家店有卖好吃的,我们一前一后往前挤。百忙之余,我也不忘拍照,把相机抬高,勉强可以拍到人群与商店的广告牌。 走了一段路,人潮好像慢慢的走散了,然后再走一段路,人又慢慢的增加,感觉就好像海浪一样,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终于筑停下了脚步,转过头来,“这家店的东西非常好吃。” 我往她所指的方向望去,看见一家坐满人的店,外面还有排长龙的人群,我傻了眼。 “我们再向前走,前面还有一家。” 筑说完,我们又再往前。这真是一个让人练凌波微步好地方,我们左穿右插的避开人潮,终于到了另一家食店。还是很多人,但是明显的比第一家店少。我们先点点菜,然后店员帮我们留意位子。我们要了鲁肉饭,加菜鸭赏和阉笋。份量还蛮多的,所以我吃得很饱。筑告诉我九份一路上会有很多特别的台湾传统小吃。我告诉她我回马来西亚一定会变胖,她笑了笑,说没关系,心里一定是在想,“你本来就不瘦嘛。” 不要紧,吃得多,也走得多,应该不會增肥,而且还可能会变瘦了呢!过分乐观的我,有时真的很天真。 从台湾回来之后,朋友证实我变得更加胖了!o_0 街上的商店除了卖小吃的,还有形形色色的艺术品专卖店,纪念品,皮袋,装饰品店等等。我们走进了一家名叫“是诚陶笛”的商店。“是诚陶笛”是一间陶笛专卖店,里面所卖的陶笛深深的吸引了我。陶笛是一种用陶土燒製的吹管樂器,陶笛也叫 Ocarina( 意大利文,意思是小鹅 )。 吹起来的声音就好像吹口哨,但是比口哨的声音宏亮,音阶也比较阔。通常吹口哨都会有漏风的声音,但是如果陶笛吹得正确的话,就不會漏风,而且还能吹出抖音的效果哦。一开始踏入那家专卖店时,看见五彩缤纷,琳琅满目的陶笛,我还以为那是一家陶土装饰品的专卖店呢。然后我听见一个小伙子拿着小小的陶笛在吹着《天空之城》,才发现那些可爱的东西可不是装饰品,而是真正的乐器啊! 我本来要买标准的陶笛“潛艇大C”,但是一个要1000NT(大概马币RM110),我觉得很贵,所以我选了适合初学者的“小潛艇”(300NT)。我记得妹妹小时后非常喜欢笛子,那是小学音乐节用的笛子。我们小学时上都有上音乐课。每一次都必须学那些简单的曲子,所以我觉得笛子的声音好闷。小妹却迷上笛子,一直不停的吹,早也吹,晚也吹,睡觉也吹,洗澡也吹,真的让人受不了。我不确定她有没有天份,但是她对吹奏乐器的热衷可是有的,所以我决定买给她。 我告诉筑,“我买这个给妹妹,但是我会先学会它,吹给她听,然后才给她。” 因为我买的蓝色小潛艇造型非常可爱,我怕小妹把它当作摆设,那就白费我心机了,所以我必须让她爱上陶笛。可惜,我虽然喜欢陶笛的声音,但我却没有耐心去学。最后,我只好从youtube找了一些影片给她看,希望她看了会提起兴趣学。 陶笛阿志真的很棒! 基山街好像没有尽头似的。一路上,筑看到特别的小食就会买给我吃,有潤餅,粿芋粿,芋圆等等。吃了很多,真的很饱。那天我都没有吃晚餐,到了12点午夜才觉得有點饿。 终于来到了分叉路,我们走上一条比较没人走的石梯,因为另外一头一路走下去还会是一些商店。我们走进了人家后门的小路,绕街而行,避开了人潮。终于可以轻松的享受九份湿嗒嗒的空气了,也让我有机会好好的拍拍照,九份这个地方真的很美耶。我们没随着人潮到处乱逛,无意间来到了胡達华工作室。 胡達华工作室里,吊满了钉画。所谓的钉画就是剪取易开罐,铁罐,铁盒等容器的色块,拼凑成图后,钉在木板上的创意作品。远看就像油画,近看才发现原来是一幅钉画。除了钉画,胡達华工作室还有卖一些钉画明信片和素描的明信片,都是一些九份的风景。素描明信片深深吸引了我,我觉得每一张素描都有构出九份的美,比起我拍的照片,素描所构的九份场景也就比较完整。 老板娘看我欣赏明信片就解释给我听,那些是钉画的明信片,还有一些九份的素描,一张只卖十块钱。我拿了一套一共十张的素描明信片,要付钱去,老板娘看了问我,“你喜欢素描啊?那你一定懂艺术,你有学画画对不对?” “没有啊,我一看到那些素描就很喜欢啊!”,我暗地里高兴,老板娘如何知道我有画画啊?我现在的确没有真正去学画画,只是在家乱乱画罢了。 “那好,九份钉画的明信片,你选一张,我送给你。”,老板娘好像非常满意我懂得欣赏素描。 “好,谢谢啦。我要这张。”,我觉得非常幸运,賺到了一张 :P 付了钱,时间也不早了,我们也往回家的路走,然后搭疯狂超晃的客运下山。 九份的确是一个很特别的地方,有掉满灯笼的石梯路,有东洋式的民宿,还有清涼的空气,古色古香的咖啡茶楼,真的使人流连忘返。如果下次有机会再来九份的话,我一定要在这里的民宿住一夜。九份的夜景一定很美,和人生伴侣坐在九份的茶楼品茶,欣赏九份那吊满红灯笼的石梯街,和那些赏街的人潮,那是多么写意的享受啊。

Posted by 王同 under 台湾, 旅游, 照片 with 8 Comments.
© 2018 玩玩,说说,笑笑。 | Template by DemusDesign | WordPress theme by Theme La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