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梦人(二十)讨论06.21.09

我告诉阿里和伊斯南关于国强一直以来都做类似的梦。就是梦见一扇蓝色的门,和神秘人阻止他打开那扇门。国强笃信他做此梦是因为脑部受到外来的影响,所以展开了研究。在最后几次的测试里,国强发现了影响他做梦的电波。之后证实电波的来源是变成了植物人的刘老伯。 同一时间,刘老伯失踪了。还有我提起,刘老伯失踪的前一天,国强和妹妹宛桦做了同一个梦,梦见刘老伯。刘老伯在梦里给了他们一个讯息。刘老伯要他们自己小心,好像预知自己会发生什么事。 接下来,国强被人带走, 耀明昏迷不醒。 拐走国强的两个人易容术非常高明,他们扮成警长和医院院长,连警员们都骗过。还有,我怀疑拐走国强和刘老伯的人应该是同一班人。 阿里静静地听我把整个故事说完,深思然后问 “你知道做梦看到的东西和我们平时看到的东西有什么不同吗?” 我遥遥头,不明白为何阿里这样问。 阿里呼了一口气,然后说 “平时我们以肉眼看到的一切事物,经由眼睛把讯息传送到大脑,然后大脑就会分析收到的讯息而作出反应。做梦看到的事物,只发生在大脑里,一切讯息是在脑海里产生的。 分别是在现实生活中看到的东西比较清晰,在梦里看到的就比较模糊。因为一般人的脑记忆力有限,生产出来的画面不可能完美无缺。 除了一些人,他们的脑产生出来的画面和肉眼看到的一样清晰,那些人记忆力超强。其中一个例子是脑障儿童斯提芬(Stephen Wiltshire),他拥有照相机记忆力。只要对建筑物看一遍,他就可以凭记忆把建筑物画出来,精准度高达99%。“ 我望了望宛桦,然后望了望伊斯南,我们都弄不清楚阿里想表达什么。 阿里继续说 ”我想说的是无论是肉眼看见的,或者是大脑自己产生的画面,只要讯息足够,大脑呈现的画面就会清晰,就像真的用眼睛看到的一样。 几年前整群学生目睹那个大学生从学校宿舍顶楼跳下来,大家的描述一致。现在想起来,也只有这个原因。就是说,当时大家都受到外来的讯息刺激了大脑,直接切断眼睛传送的讯息,而以大学生跳楼的幻影取代之。 因为讯息完整传送到大脑,所以当时学生们都说亲眼看见大学生跳楼自杀,而且非常确定是真的。“ 我吸了一口气,这种理论我不是第一次听闻。人类的大脑是不能分辨真或假,所以人在做梦的时候才会常常相信自己是真的身在其中。人所看见的事物常常也会因情绪而改变,经过大脑加工出来之后的画面,根本已经不是真的了。 “你是说,拐带国强的人其实并没有易容,而是他们直接影响警员的大脑,强行输送错误的幻影入他们的大脑?” 我觉得这个假设非常大胆。 阿里点点头 “当时你看见是我把国强带走吗?“ 我摇头,当时我只是看见两个黑影,根本看不见他们的样貌。 阿里站了起来 ”你想想看,当时看见的两个黑影也如同我那么高大吗?“ 我仔细的回想,两个黑影身材一样高低,事实上警长阿里高院长一个头。 ”两个黑影相同高度,应该都比你矮很多。” ”那当时为何你会睡着了?“ 阿里继续问。 “我。。。我不知道。感觉非常累,很累,然后就睡着了。” “你是昏迷了,当时你的大脑应该是在和外来的讯息电波对抗,所以才没看见幻影。这种对抗需要非常大的精神力量,你的力量不支所以你昏倒了。” 阿里深呼吸,然后继续说 “看见大学生跳楼的学生里,就有一位女生当场昏倒。之后问她到底看见了什么,她说什么也没看见。当时我询问心理医生的意见,医生说那女生应该是看见了非常恐怖的画面,心理上无法接受,所以把此段记忆强行忘掉。 我根本就无法认同那心理医生的说法,因为看见人跳楼并没那么可怕,根本就不必强行忘掉记忆。我相信她和你一样,在抗拒外来电波影响之下昏倒了。“ 伊斯南没给什么意见,只是继续敲击键盘,把我们所讨论的论点输入电脑里。 “他们是谁?恐怖份子吗?他们的动机是什么?为什么把哥哥和公公都捉了去?” 宛桦突然非常激动的说。 每一件罪案都埋藏着动机,无论做案者是谁,只要知道动机是什么,整件案子就会鲜明起来。直到现在,我们还在猜测与假定的漩涡里,没有明显的线索让我们思考敌人的动机,这让我们都很沮丧。

Posted by 王同 under 小说, 追梦人 with No Comments.

追梦人(十九)总警察局06.15.09

我们现在就在空旷的会议厅里,我们是指我、宛桦、警长阿里还有伊斯南。 会议厅里长长的圆桌,每一个位子都有一个局部区域网络端口和电子插座。在会议厅的最前端设有放映机和视频会议系统,可以连线召开国际会议,设备非常完善。 伊斯南敲打着手提电脑键盘帮我们录取口供,阿里则亲自泡咖啡给我们.。 阿里开门见山的说 “我个人觉得这失踪案非常奇怪,我希望你们告诉我事情的一切经过,可以尽量说得仔细一点。觉得有什么可疑的地方,都可以提出来,我们大家来商量。” 我和宛桦静静地看着阿里,不知从何说起。 阿里继续说 “我曾调查过类似的案子,二十年前,当时我还在吉隆坡。。。” 阿里当时是拉希探长的属下,同行调查一位大学生的失踪案。阿里已经忘了那位大学生的名字,毕竟那已经是二十年的事情了。很多人看见那大学生从大学宿舍顶楼跳了下来,但是底楼却没看见尸体,也有几个人看见,一位中东来的博士强行把大学生带走。 据那大学生的女友的口供,自从那中东博士来了之后,大学生就整天恍恍惚惚的。女友问他发生什么事,他都不说。 重点是,在当时有几个同学看见中东博士和大学生挣扎,然后大学生被强行带走。同一时间,学校工和校长刚好看见大学生和女友散步出校门。事实是当时她女友根本就在课室里上课。 几天后,又有几个学生看到那大学生从宿舍顶楼跳了下来,同学们马上跑到宿舍楼下去看,根本就没发现尸体。 阿里讲到这里就停了下来。 “那后来呢?” 宛桦好奇地问。 阿里喝了一口咖啡继续说 “后来那大学生突然回来。。。“ 两个星期后,大学生突然回来,大家都追问他到底和中东博士去了那里。他却说家里有事回去一趟,那根本就是个骗话,因为是他家人报警说他失踪的,他根本就没回家。 阿里本来想继续追查下去,但是大学生的父亲说不想节外生枝,所以来销案。 之后中东博士没再出现,经过警方调查,根本就没有中东博士的入境资料。从校方那里找到了中东博士的资料显示他是从叙利亚的一所大学过来的。继续调查下去才发现资料里的那所大学根本就不存在。 大学生的父亲是国会议员,说既然安全回家就算了,警方也没理由继续调查下去。 这件事就这样搁浅在阿里的记忆里,直到今天。 阿里对伊斯南说 “帮我把这二十年前失踪的旧档案找出来。” “已经在搜寻着Sir。” 伊斯南的手没一刻是停下来的。 阿里把剩下的咖啡喝完,望着宛桦 “我的直觉告诉我,这宗离奇失踪,或者可以说拐带案子和二十年前的案子有连带关系。我想你哥哥和公公一定有发生过什么奇怪的事情吧!可以告诉我什么吗?“ 宛桦不经意的眨眨眼睛,好像在思考从何说起 “我和哥哥。。。同一时间。。。梦见阿公,这算不算怪事?” 阿里望着宛桦,他的表情告诉我他不明白,伊斯南也停止敲打键盘,望着宛桦。 “他们俩兄妹都有独特的潜能,可以做相同的梦。还有刘老伯,就是他们的公公,相信有影响他人的梦的特异功能。” 我补充,宛桦点点头。 看着阿里和伊斯南的神情,我想,要让他们了解整件事情,必须从头说起。 “我在大学研究所认识了国强,他和我有共同的研究课题,那就是‘梦’。人天天都在做梦,但是人类的梦其实并不是我们想像中那么简单。人做梦的时候最放松,那是人类发掘自己的潜能的最佳时刻。。。“

Posted by 王同 under 小说, 追梦人 with No Comments.

追梦人(十八)心跳06.05.09

警长阿里长走了过来,他都眉头深锁。 “李先生,你也是看见我们把你的朋友带走吗?“ 阿里眼神依然尖锐。 ”警长,叫我礼仁就好。“ 我礼貌的回话。 我告诉阿里当时我只是看见两个黑影,没认清是谁。 国强的失踪和刘老伯的现象一样,都有乌龙的目击者。医生和护士都看见刘老伯被国强带走,然而事实不可能是国强。而两名警员看见警长阿里和医院院长带走国强,事实上也不可能发生。这个现象奇怪到顶点,我觉得这是个关键,只要解开这个现象之谜就可以解开所有的谜团。 我把我的观点告诉阿里,他点点头,表示认同。 “礼仁,希望你能协助警方调查。随我回总部一趟吧!“ 阿里拍拍我的肩膀。 几个警员走过来,告诉阿里,警方已经封锁医院出口,现在正在医院各部门搜索,到目前为止没发现任何可疑人物。 耀明到现在还是在沙发上呼呼大睡,这使我非常在意。 “耀明,醒醒。”我轻轻地推一推他的身体,想把他摇醒。 耀明一点感觉都没有,我拍拍他的脸,他还是没有醒过来。宛桦也走了过来帮我,我们用力拍打耀明的脸峡。这举动引起了阿里的注意,他走了过来 “发生了什么事?” 我很迷惑地摇摇头 “他。。。醒不过来了。” “叫医生来!” 阿里吩咐下属。 xxx xxx xxx 医生揭开耀明的眼皮,以小型手电筒的光刺激他的眼瞳,发现一点反应都没有。这时,两个男护士推了病床进来,把耀明扶上病床。 “没反应。他刚才发生了什么事?” 医生问。 “他就这样睡着了。” 我摇头表示不解。 医生敲打着耀明的胸口,耀明依然没有反应。 医生检查他的心跳,心跳比一般人缓慢。他相信耀明是昏迷了,必须留院观察。 宛桦望着我,样子很迷惑,我相信我的表情也一定不会好到那里去。难道是植物人病毒传染? xxx xxx xxx 坐在警车上,我和宛桦都忐忑不安。 警长阿里大概有五十岁,身材健壮,不像普通我们看到的大肚腩警察叔叔那种款,胡须剃得非常干净,一口流利的英语,明显外国留学回来。 坐在司机位子的警员是个年轻的小伙子,年龄应该差不多二十五岁,他的名字叫伊斯南。肤色黝黑,一样是健壮型的警察。 我对警察一向来都没有好感,我觉得他们都不做正经事,只会借机促使我们贿赂他们。阿里和伊斯南都不像一般警察那样捧着大肚腩办事,但是我对他们的信任还是有所保留。 在警车上,宛桦很自然地依偎着我的肩膀,我也自然地握住她的手。她没有抗拒,让我握着她,一切都发生得很自然。 她的手,很软,手心微微冒汗。 我们靠得很近,我可以听见她的心跳,和我的心跳同步。 然后我们都睡着了。

Posted by 王同 under 小说, 追梦人 with 2 Comments.

追梦人(十七)失措05.30.09

“刘宛桦。” 门被打开。 “谢谢你。” 宛桦把我交给她的纸巾收入口袋里,然后随着警员出了办公室。 望着宛桦走出办公室,我的思绪开始活跃起来。刘老伯离奇失踪,医生和护士都看见国强推着刘老伯离开床位,但是那个时候其实国强人在大学研究所,我和耀明都可以作证。 刘老伯失踪是个事实,那么留下的疑团就是到底推着刘老伯离开的人是谁?不是国强那会是谁呢?可不可能看错人?如果说只有医生一个人看到,那可能还会看错。但是医生和护士都一起看到,那看错的机率就很低。除非那个人和国强很相像,或者是医生和护士都在撒谎。 撒谎要有动机,难道医生和护士犯了什么错?不小心把刘老伯给杀了?然后设计一切让刘老伯离奇失踪,然后把责任推给国强。但是要在忙碌的医院里掩饰这一切,根本不可能。 那就是说,他们都看错了。因为把刘老伯带走的人和国强很相像。或许那人是国强的双胞胎弟弟,而且宛桦和国强都不知道那个双胞胎弟弟的存在。因为在国强很小的时候,由于某个原因他的弟弟就送给别人了。或者是被人拐走了,由于失去儿子的伤痛太强烈,所以大家都没提起。 我望着国强还在打呼,心里自骂‘幹’。想象力那么丰富,真的可以拿来写小说。想到写小说,我就想到宛桦,与那天在星空下咬着汉堡的幸福时刻了。 想着,想着,眼皮越来越重。 一道阳光从办公室的门口溢进来,我看见了两个黑影,他们在和警员不知在说些什么,根本听不清楚。然后两个黑影扶起国强,漫步走出了办公室。 我想叫住他们,但是我突然发现我喊不出声音,也无法行动,犹如鬼压身。 然后我的眼睛终于闭上,进入了梦乡。 海边,海浪澎湃,黑色沙滩。 我看见少女穿着浅蓝色的校服站在沙滩上,背向着我。 那女孩回头对着我扮鬼脸,那是宛桦。 随着海浪带来了像鲨鱼的怪物,吐出了灰色的液体淋在宛桦的头上。 啊!我发出惊人的叫声。 宛桦的头发,眉毛都突然间脱落,变成了一个没有毛发的外星人。 迅间她被海浪吞走,消失在沙滩上。 鲨鱼怪物竟然有脚!那怪物追向我,我回头就跑。 我的车子就停在附近。 ‘糟了,我该如何向国强交代?他的妹妹变成了外星人怪物了!’ 我一面驾着车逃亡一面担心。 望着望后镜,发现怪物没有停止追逐。 “幹! 越变越大只。“ 我咆哮。 然后我听见宛桦在叫我 ”礼仁哥,礼仁哥。“ 路上崎岖,车子摇晃。 脱毛的宛桦外星人坐在我旁边,伸出灰色的手,捉住我的肩膀 ”礼仁哥,礼仁哥。。“ 我终于被她摇醒了。 “礼仁哥,我哥哥呢?” 宛桦样子很着急。 完好无缺的宛桦,幸好那只是个恐怖梦。 “好像被带走了。。。” 我打个哈欠。 这时我才看到警长阿里与院长在办公室里和两个警察对话。 “被谁带走了?” 宛桦就快哭出来。 “我。。。不知道曳。。。发生了什么事?” 我察觉事情的严重性。 “哥哥失踪了,那两个警察说是被警长和院长带走的,但是当时我和警长他们都在另一间办公室里。。。” 宛桦终于哭了。

Posted by 王同 under 小说, 追梦人 with 2 Comments.

追梦人(十六)事情的经过05.23.09

办公室的门打开,警员呼叫第二位护士,接着又是沉闷的等待。国强睡着了,耀明也在打呼。当值医生向窗外望去,手指不停地敲打着玻璃,似乎埋怨着为何自己那么不幸,遇上这等衰事。医院院长和另一个护士没再回到办公室,冷气依然呼呼作响。 我走到宛桦身边坐下 “嗨。” “嗨。” 宛桦强作微笑。 “妳还好吗?” 宛桦摇摇头 “不是很好,我很乱。” “嗯。。。能够告诉我事情的经过吗?” 宛桦吸了一口气,然后开始细诉前几个小时所发生的事。 “我一来到医院发现阿公不在原来的位子,我以为他们又换阿公的位子了,这使我很生气。以前发生过,他们把阿公推到别处去,但是没有通知我们,害我们吓了一大跳。” “我就跑去问当值的护士希蒂,她说她不知道,没听说过阿公有需要换病房。但是她告诉我刚才阿公有醒过来,哥还在那边陪他。” “那时我很高兴,觉得那一定是换病房了,只不过这护士忘了或是怎样。所以我到处找当值医生,当值医生没在办公桌,我却看见萝柔,另一个护士。萝柔告诉我医生走开了到另一个病房去拿一些文件。” “那么我就问萝柔到底我阿公在那里,她说就在原来的位子。我说医生把他换到另一个病房了,当时我是这样认为。萝柔说不可能,如果换病房的话,她一定知道。” “萝柔又说看到阿公醒了,有哥陪着,说还看见哥推阿公上厕所。然后那时医生刚好走进来,我问他把阿公换到哪一间病房,他。。。他说没有。” 这时我们发现当值医生就站在我们的旁边 “是的,我看见病人醒了,所以就找病人的资料文件,发现文件遗留在另一间病房所以我就过去拿。当时我也有看到他(医生指着睡着了的国强)推着病人往厕所方向。” 我们都望着当值医生,他把椅子移过来,坐在我们前面 “我本来想阻止他那样做,病人刚刚醒来,还不宜到处走动。就在那时,希蒂走过来说楼下的病房有急救需要医生,我才这样离开。” “然后我顺便拿病人资料文件回来,就遇见妳啦。” “医生你怎么可以就这样离开,看见我阿公醒了,你应该马上去看一下不是吗?” 宛桦抱怨道。 “有比较严重的紧急案子,我必须先去帮忙。小姐,如果我迟一些去,那个病人可能有生命危险啊。” 当值医生反驳道。 “我的阿公不是病人吗?他的命比较不值钱吗?” 宛桦生气的样子跟国强一样可怕,眼睛睁得很大。 “我没有这样的意思,小姐。对你公公的失踪我也感到歉意,但是你不能全怪我啊,是医院缺医生,我也无法分身啊!” 当值医生脾气并不很好。话不投机,他站起来愤愤地走开。 眼泪从愤怒的眼睛里涌出,宛桦气得手都抖了。 “别这样,别这样。。。宛桦“ 我把纸巾交给她。 宛桦檫干眼泪,尝试使自己平静下来。坐在一旁睡着了的国强和耀明无动于衷,并没有醒过来。 当值医生想走出办公室,但是警员停止了他。 “医生,你必须留在这里。” “我想出去外面抽支烟,不行吗?” “对不起,没有警长的命令,谁都不可擅自离开。” “幹!你有扣留令吗?” 当值医生推开警员的手。 “医生,别让我难做。” 警员眼神发出严厉的警告。 “我坚持要到外面去,你能怎样?” 这当值医生到底是不是医生啊?言行就像流氓。 门在这时打开,另一名警员对当值医生说 “ 医生,到你了。” 当值医生走出办公室,回头对警员道 ”你最好别生病了到这里来。“ 办公室里的警员也动怒了 ”以你这言论,我可以告你恐吓警方人员。。。“ ”放马过来。“ 当值医生头也不回,走掉了,留下警员在办公室里独自怒火中烧。 ”这医生根本就是流氓,当他发现阿公不在原本的床位,也不在厕所时就向我怒骂,说哥哥不该擅自把病人带离病床。我只好打电话给哥哥,哥哥根本就没在医院。之后的事你都知道了。“ 宛桦样子看起来也很累。 “礼仁哥,你说阿公的失踪跟我和哥哥昨晚同时梦见阿公有没有关系?“ ”嗯,有可能。你。。。你们有仇家吗?“ [...]

Posted by 王同 under 小说, 追梦人 with 3 Comments.
© 2018 玩玩,说说,笑笑。 | Template by DemusDesign | WordPress theme by Theme La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