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一段落02.28.11

想了很久,堅持也堅持了一段日子,就是不想那麼快放棄。然而失敗是必然的,雖然依然堅持下去,但是信心已經不再那麼堅定。今天總覺得讓它告一段落,或許以後那把火還會再次點燃,那就等到時在來打算吧!

Posted by 王同 under 丘比特之恋, 小说, 心牆, 追梦人 with 3 Comments.

追梦人(二十四)捉到犯人07.26.09

宛桦依然没醒过来,我站了起来,伊斯南和阿里望着我。 “你还好吧?” 阿里问道。 “我还好,宛桦如何了?” 我握着桌子慢慢靠近宛桦,头还有点昏。 我摇摇宛桦的肩膀,宛桦漫漫地苏醒,用惺忪望着我说 “我哥哥呢?” 我摇摇头 “我们醒了。” “你们。。。梦见国强?” 阿里睁大眼睛。 我和宛桦不约而同地点头。 “他现在在那里?” 阿里又问。 我们同时摇头。 这时四个警员走进会议厅向阿里敬礼 “Sir。” “把这两个犯人带到特别监视牢房去。” 阿里指着在地上躺着的两个人说。 那两个人应该就是以‘易容术’侵入会议厅的人,他们现在面向地面,双手被扣住,于昏迷不醒的状况。 “且慢!” 我看警员们想把那两个犯人扶起,突然想到了什么。 警员们、阿里和伊斯南都回过头来望着我。 ”千万别让他们独自醒过来,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我想如果他们突然醒来,驱动‘易容术’,我们的警员一定会被击败。 阿里用手掌拍自己的头 ”哎呀!好险。“ “你!快传警医带让犯人长期昏睡的药物来。还有你们三个盯着他们,如果他们一醒过来,马上把他们弄昏!快快行动!” 阿里发出命令时非常严肃。 “对了宛桦,妳是如何睡着的?” 我问宛桦。 宛桦苦笑 “一阵睡意突然冲击,我忍不住就睡着了。” “我也是感觉到一阵睡意突然冲击,我想那是因为他们发射影响我们大脑的脑电波受到我们精神抗拒。” 我解释。 “但是为何只有我们昏睡,而伊斯南却没事?“ 宛桦问。 ”我想他们成功影响伊斯南的视觉,他们的脑电波和伊斯南的脑电波进入同步的频道。而我们的大脑意识到有外来的冲击而自动反抗,反抗消耗了我们的精神,使我们累昏了。“ 我回答道。 伊斯南听我们提到他的名字走了过来 ”你们还好吗?“ 我点头说没事,然后继续问 ”对了,我昏倒后发生了什么事?“ 这时阿里也走了过来,伊斯南开始述说事情的经过。 “当时我看见阿里警长和苏玛里探长走了进来,就察觉有一点不对劲。苏玛里探长辖管地区不在附近,而且和阿里警长没什么交情,没理由和并肩同行。” 伊斯南含糊带过阿里和苏玛里的关系,我想那可能是牵涉到警界里的政治,不方便向人透露太多。 我不以为然,也没多问。伊斯南望了望阿里,然后继续说。 “我不动声色,但是乘机瞄向你们,看见你们昏昏沉沉的样子,我就确定这俩个人不是警长和苏玛里探长。我假装向警长报告,心里开始计划如何在一瞬间偷袭他们。” “礼仁你突然站了起来,敌视着假警长,假警长他们也好像吓着了。就在你昏倒的那一刻,我出手了。我举起桌上两个盘式的麦克风向假警长和苏玛里探长丢去,他们来不及闪避,正中额头,往后跌倒。就在他们昏倒那一瞬间,我的头突然有点昏,然后视线突然变黑。大概就一秒,视觉就回复了。然后奇怪的事情发生了。“ “就像变魔术般神奇,警长和苏玛里探长不见了,我看见昏倒的两个人变成了矮小的亚洲人。” 伊斯南说完带我们往那两个犯人的方向走去。 这时两个警员提着看似氧气筒的东西走了进来,我想那应该是一种安眠药物。其他三个警员把那两个人轻轻扶起,让刚进来的两个警员帮他们带上口罩。 那两个人年龄看起来有四十多岁,身材消瘦,满脸皱纹,样子就像做劳力的苦命人。 阿里命令道 “把他们带到特别监视牢房去。“ [...]

Posted by 王同 under 小说, 追梦人 with 2 Comments.

追梦人(二十三)国强的梦境07.06.09

凉风轻轻吹来,金黄色的草不断摇摆。我站了起来,抬头望着白云随着清风缓慢地飘移。 不知多久之后,我听见沙沙声,空气中出现了一扇门的轮廓,由透明慢慢涌现成立体。门随着打开,只见国强和宛桦冲了出来,扑倒在地。 然后蓝色的门自动关上,接着消失于空气间。 我连忙跑了过去,把宛桦扶起 “怎么了?” “礼仁哥,刚才整大群僵尸追赶着我,好恐怖啊!” 宛桦捉紧住我的手,惊慌失措。 “僵尸?” 我回头望着国强。 国强似笑非笑地望着我们 “是的,整大群白痴僵尸娃娃。” “咦,哥,那些僵尸呢?跑到那里去了?” 这时我才发现宛桦穿着熊猫装束,就像准备去参加Cosplay party似的,超可爱。 “它们都留在妳的梦境里。” “我的梦境? 咦,这里是哪里?” 宛桦转了一圈,迷惑地像我眨眼,然后又望着国强。 我摇摇头,表示我也不懂身在何处。 “你们都在我的梦境里。” 国强继续说 “在梦里,我们可以控制一切。它其实是一个空白的画板,或者是一个非常自由的舞台,你可以随便更换布景,就像这样。“ 国强举起右手,往天空一拉,整片蓝天白云就像一块巨大的布一样被拉了下来。整个场景突然变了。我们现在就站在大学研究楼的其中一个研究室里,远处还可以听到苏烈斯博士在咆哮,教训人。 国强又随手一拉 ,研究室布景脱落,又把我们带回黄金草地。 我和宛桦都张开大口,非常吃惊,国强只是微笑。 “我终于知道蓝色的门是什么了,他是一个让我能穿越于人类梦境的管道。“ 国强继续说 ”每一个人的脑电波都有个调号,就像指纹一样,虽然脑电波一直在变,但是如果拥有个人的调号,我就能借此锁定频率。” “什么调号?你是说我们现在都在做梦?” 我当时非常模糊,根本就进不了状况。 “对,就像连线,现在我、你和宛桦就一起连线。我是主体,你们都是客户端,这样讲你能了解吗?“ 国强依然微笑,心情非常高兴。 ”哥!阿公呢?“ 宛桦当时比我清醒,她已经察觉她身在梦境了。 ”宛桦,别担心,阿公和我都安全。“ ”等一下“ 我打断国强的话 ”意思是说我们现在共同做这个梦?“ 国强点头。 “是谁把你和阿公带走的?” 宛桦问。 “他们都不是坏人,我和阿公有任务在身,现在不方便透露。我把任务完成后就会回来。” “你现在身在那里?” 宛桦继续追问。 “宛桦,真的不用担心我和阿公。礼仁,请麻烦你帮我好好照顾她。” 国强回过头看着我,回避宛桦的问题。 就在这时,我全身震动,隐隐约约听见有人在叫我的名字。 国强的身影和声音慢慢模糊,仿佛是在说‘会在梦里和我们再次联络,叫我们不必费心去找他。 然后我眼前一片黑暗,伸手不见五指。我就在黑暗中旋转,开始大叫,但却叫不出声来。 不知旋转了多久,突然间我从梦中醒来,发现自己躺在地上。我看见两个人影,蹲下来尝试把我扶起。

Posted by 王同 under 小说, 追梦人 with 2 Comments.

追梦人(二十二)异梦初现07.06.09

我提着旅行袋,站在拥挤的火车站里,等待下一班车。 我和两个大学同学(梦醒时已经忘了他们是谁),徘徊于人群中,心情忐忑不安。当时情况非常紧张,大家都像是在逃难当中。 远处听到火车到站的声音,大家都争先恐后的上火车。我走在两个同学的前面,一直往前挤。 检票人员站在车厢门前倒数 “五、四、三。。。” 这时我才留意火车的轮廓,根本称不上是火车。车厢是用木板制的,坐位也是用木板制的,而且木板与木板之间的距离非常稀松,就像新年期间拿来包装橘柑的箱子一样。 “二、一。” 我刚好是最后一个上车,检票员阻止我两个同学上车 “车位已经满了,等下一趟吧!” 我吓了一跳,就这样分开,我的直觉告诉我这样很容易失散。我站起来想下车,检票员非常粗暴地推了我一把 “车马上就要走了,坐好!“ 我抬头望着两个同学,他们摇头,叫我别反抗,我说我到站之后会等他们的。 就这样,车开了。 梦境常常都很模糊,我抵达了飞机场 。忘了为何搭木板火车会抵达机场,也忘了自己如何下车。 在机场的登机处,到处都是人,他们排队把机票交给两个检察官,然后进门去。 我从我口袋里把票拿出来交给检察官。检察官看了我的票后马上捉住我的手,大声喝道 “这不是机票。” 啊!原来我拿错了票,那是刚才的火车票。 我马上回话 “我有。。。我有机票。“ 急急忙忙地在口袋里搜寻我的机票。 糟糕!怎么会不见了!我开始冒汗。 这时有个人从我背后伸出手来,把两张机票交给检察官。我回头一看,原来是国强。国强也没说什么,拉着我的袖子就走。 进了机场,我随着国强穿插于人群中。 我听见喧哗声从我背后响起,自然地回头看。发现刚才那两个检察官指着我们叫道 “止步,别走!” 国强这时把我的袖子拉得更紧 “别回头,快走。” 在我的前方有一间厕所,厕所门是蓝色的。蓝色的门! 我们用跑的速度冲向蓝色的厕所门。 国强打开门,我还来不及看门后的状况,就被他拉了一把,整个人往后跌了进去。 检察官举起手枪,向我们开枪。 碰!碰!碰! 门关上,然后我们就坐在空旷的草地上喘气。 “他们是谁?” 我问国强。 “我哪懂,那是你的梦。” 国强站了起来,随手擦一擦屁股。 “我的梦?这里是哪里?” 我有点迷惑。 国强对着我微笑 ”这里是我的梦境。“ 国强回过身子,背向我,举起右手,五指张开。 “你在这里等我一下,我把我妹妹带来在仔细地向你说明。” 国强面前出现了一扇门,由头到尾慢慢地涌现。 又是一扇蓝色的门! 国强把门打开,走了进去。 门关上后,渐渐地变成透明,消失在空气间。

Posted by 王同 under 小说, 追梦人 with No Comments.

追梦人(二十一)昏睡06.27.09

阿里首先打断了沉默。 “事情还没有完毕,假设你和国强还有你公公都有通梦的能力,那么我想接下来他们要拐的人就是妳。“ 阿里指着宛桦说。 “我?我可不会什么通梦之类的能力啊。“ 宛桦苦笑着。 “妳不是已经和妳哥哥一起梦见你公公吗?” 阿里回问。 “是这样没错,但是。。。我不懂为何会那样。” 宛桦把手摊开,比个手势表示不懂。 “无论如何,假设妳也是他们要的人,我们就必须二十四小时保护妳,警方会安排保镳和住宿。“ 阿里伸个懒腰,站了起来。 ”伊斯南,我要的资料呢?“ 阿里转身踏出门之前问伊斯南。 ”已经登入国家警察总部的数据库,正在下载当中。“ 伊斯南继续打着电脑键盘。 ”好,我去抽根烟,半个小时我们继续。伊斯南,把资料整理好。“ ”Yes Sir。“ 阿里走出会议厅, 伊斯南却继续忙着打键盘,他从会议桌前拉了一条电线插入电脑,然后接通放映器。伊斯南很纯熟的操作一些电子仪器,几分钟后,换影灯平台呈现了伊斯南手提电脑桌面的画面。 看着伊斯南在忙,我突然感觉昏昏欲睡,回头望宛桦,她已经披在桌上睡着了。 我眼皮越来越重,就像上一次国强被拐走一样,无明的睡意冲击着我。我的直觉告诉我,敌人已经正在靠近了。 我努力地张开沉重的眼皮,想出声警告伊斯南。 就在这时,会议厅的门被打开,又是那两个黑影。我右手持着桌子,左手紧握宛桦的手。 “Sir,资料已经传送到。“ 伊斯南对着那两个人说。 两个人用我听不懂的语言与伊斯南说话,却见伊斯南点点头,然后继续忙。语言听起来就像韩国话。然后那两个向我和宛桦靠近。 终于我看清了他们的容貌,身材矮小,大概有五尺半,亚洲人,感觉就像越南人。他们看见我顽强地敌视着他们,也吓了一跳,迟疑了一下。 我终于不争气的闭上眼睛,昏睡了过去。

Posted by 王同 under 小说, 追梦人 with 1 Comment.
© 2017 玩玩,说说,笑笑。 | Template by DemusDesign | WordPress theme by Theme La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