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蠟畫個人展07.08.10

可以舉辦個人畫展是每個畫家夢寐以求的事情。我雖然是業餘的,但也很榮幸有機會舉辦油蠟畫個人展。 展出的都是我近期為世界杯所畫的油蠟畫,一共有十一張作品。 有這種殊榮展出我的油蠟畫,我特別要感謝網友,你們給予我的鼓勵和支持,是我持續畫畫的動力。我還要感謝我的父母親,感謝他們從小就送我去學畫畫。感謝梵谷,自從在電影上認識了他之後,我開始真正愛上畫畫。感謝世界杯,沒有這種令人震撼的賽事,就沒有這一系列的作品。最後還要感謝我的手提電腦與Gimp軟件,讓我能製造出那麼真實的相片來騙人,並且騙自己。 讀到這裡,如果你還是沒懷疑我的個人畫展是假的,我要向你說聲謝謝,並且再向你說聲道歉,你受騙了。我這張圖是做來自爽的。

Posted by 王同 under 艺术 with 4 Comments.

梵谷的一生(五)06.20.10

阿羅(Arles),是法國南部的一個城市。一個陽光明媚的地方,夜來遇上北風侵襲就會非常寒冷。在一個大自然常常震怒的地方卻能造就偉大的畫家!梵谷的成名作幾乎都出現在阿羅的那段日子裡。The Starry Night, Cafe Terrace at Night, Sunflowers 等等都是當時他在阿羅畫的。 離開了巴黎,他一個人住。失去朋友與弟弟的陪伴不但沒讓他感到寂寞,反而讓他更專心於畫畫。他不戴帽子,在炎熱陽光下感受大自然的生命力作畫。文生一天可以畫兩幅作品,一氣呵成,每一幅都是佳作。夜間,他無懼於北風,繼續為夜晚作畫。 文生依然繼續給弟弟寫信,弟弟也繼續支助他,並且告訴他巴黎畫友的情況。從弟弟的信裡他得知高更在巴黎生活越來越潦倒,性情大變的消息。高更是他最要好的朋友,所以他回信給弟弟,要弟弟勸高更過來阿羅與他一起畫畫。 為了高更要來,他租下了黃色大屋,為高更的房間畫太陽花,買昂貴的家私。再次與高更相見讓他高興極了。所謂相見容易,相處難。兩人相處得並不愉快,高更常常戲弄文生,並且嘲笑他,這讓文生常常處於情緒高昂的狀況下過日子。 終於,有一天文生出事了! 文生把自己的耳朵割下來,用紙包住,然後送給一名妓女。對於為什麼文生要把耳朵割下來有很多說法,卻沒有一個明確的答案。因為連文生自己都不知道當時為何他要這樣做。 發生了這種事,高更也嚇呆了。他寫信給文生的弟弟,然後就匆匆離開了阿羅。而文生且被證實換上了精神病,需要入瘋人院接受治療與長期觀察。文生的精神病並不算嚴重,只在幾個月裡週期性地發作。他依然能繼續畫畫,但是作畫的速度卻慢了很多。在阿羅的那段日子裡文生常常在太陽底下暴晒,受盡北風的吹殘而不理。患上精神病之後,身體就越來越虛弱。值得安慰的是弟弟給他帶來的一個好消息。他終於成功把他其中一張作品賣出。那是他人生中賣出的第一張作品,也是他有生之年賣出的最後一張。 弟弟西奧終於找到了好歸屬,娶到了好老婆,生了個小文生,這使文生感到欣喜。為了養家,西奧的生活負擔越來越重了,文生不想再拖累他。那麼多年的支助已經夠了,文生不想成為弟弟的負擔,雖然西奧沒向他抱怨什麼。 在一次精神病發作的時候,文生向自己開了一槍。 那並沒讓文生馬上死掉,還來得及見弟弟最後一面。西奧也在哥哥過世的半年後隨著離開人世,他的妻子把他的墓安置在哥哥文生的墓旁邊。

Posted by 王同 under 艺术, 阅读报告 with No Comments.

梵谷的一生(四)06.12.10

文生在巴黎那一段日子裡讓他最為開心。在巴黎,他和弟弟住在一起。白天畫畫,傍晚等待弟弟回來和他一起吃飯,然後開始分享他那天作畫的心得。文生在巴黎認識了很多志同道合的畫家,基本上都是些後印象派的畫家。文生向他們學習,聽他們的作畫心得與理論,一一吸收他們的作畫技巧。文生不再感到寂寞,大家都喜歡他,畢竟大家都是同一類人嘛! 文生在巴黎的那段日子的作品顏色鮮豔明朗,完全脫離荷蘭時期的黑暗。短短的兩年裡,文生繪畫技巧進步神速。他在巴黎早期的作品都有其他印象派與後印象派畫家的影子,中期則受到東洋畫的影響,後期開始找到了自己的畫風。 羅特列克(Henri de Toulouse-Lautrec)是法國貴族,由於跌斷了腳下身不再發育,成了殘疾的矮人。因為如此羅特列克特別專注於繪畫,繪畫讓他忘記自己是殘廢的人。羅特列克是海報設計的先驅,他的人物畫得非常好,表情描述出神入化。他是文生在巴黎畫室裡認識的第一個朋友。 高更(Paul Gauguin)是文生最重要的朋友。高更的畫風趨向『原始』,他不喜歡都市生活,筆法線條都較為粗獷,這很合文生的口味。高更本來在股票交易所做事,最後投身於藝術。他非常頑皮,最愛折磨他的朋友為樂。 通過高更的介紹,讓文生認識更多朋友。有『點畫主義』(Divisionism)的塞拉(Georges-Pierre Seurat)、有喜歡畫奇獸異木的盧梭(Henri Rousseau)、有不注重線條卻以色調來區分物象的塞尚(Paul Cézanne)、熱心於當時的繪畫藝術的獨立畫商與顏料製造商老唐基(Père Tanguy)和稱文生為『再世基督』的法國作家左拉(Émile Zola)等等人物。 印象畫派才剛剛被世俗所接受的當時,那些畫家都是些無名小卒,他們可稱自己為『審醜派』,提倡寫實。何謂寫實呢?就是把真實的事物不論美醜都表現在畫板上,但是他們更偏向描述醜態。 文生從他們的身上學習的東西都反映在他早期的油畫上。每當西奧工作回來後,文生就會拉著他,告訴他的新畫有多漂亮,有多偉大。西奧一看就跟他翻白眼潑冷水。 『文生,看來看去這都是塞尚的畫,這不是文生的畫。』 『文生,別再抄別人的畫風了,你已經失去了自己。』 有一天,文生突然說要離開巴黎了,他要去太陽猛烈的地方尋找自己的畫風。他說要去非洲。羅特列克介紹他說到比較靠近的阿羅(Arles)也可以找到同樣猛烈的太陽。 所以文生留下字條給弟弟,就到阿羅去了。

Posted by 王同 under 艺术, 阅读报告 with No Comments.

梵谷的一生(三)06.11.10

梵谷的畫可分作三個時期。最前面的六年裡,他在荷蘭努力學習繪畫,我把它稱作『黑暗時期』。那時的作品色調都比較陰暗,主要的作畫顏料是鉛筆、水彩與油彩。 文生與弟弟西奧有個計劃,弟弟每個月寄生活費給文生,讓文生專心畫畫,那些完成的作品都歸弟弟所有。有弟弟的接濟,才有今天的梵谷。兄弟倆猶如一體,文生一有什麼困擾或者是開心的事都會寫信給西奧,信件高達七百多封。難得的是弟弟把文生寄給他的每一封信都如獲至寶的保管着。 文生從礦區回到荷蘭家,過着溫馨的家庭生活。在家除了吃飯睡覺,就是畫畫。住家的那段時期,他又再次嚐到失戀的苦果,這次的對象是自己的表姐。文生的表姐由於丈夫過世,到文生家來散散心。她一住就幾個月。文生對她日久生情,終於忍不住向表姐表白。但是文生馬上就遭到拒絕。他對自己感情的事感到絕望,那使他更加專注於他的繪畫事業。 接著文生到海牙(Hague)拜師去了。文生的啟蒙老師是莫夫(Anton Mauve),莫夫是荷蘭一位寫實派畫家,也是文生的堂姐夫。莫夫教會文生很多色彩的繪畫技巧,對文生的繪畫有著一定的影響。 在海牙文生終於有了妻子,名叫克麗絲丁。說實在,克麗絲丁不算是他過門的妻子,只能算是他的同居情人。克麗絲丁是個大了肚子的妓女,孩子不是文生的親生骨肉。克麗絲丁與文生住在一起,她為文生照料三餐,當文生的模特兒,讓文生體會成家的幸福。雖然文生不介意克麗絲丁的出身,但是依然抵不過世俗的目光。大家都看不起文生,以致畫商都不賣文生的作品。 最後文生離開了海牙,離開了克麗絲丁。 文生的父親因為工作的需要,搬遷到努能(Nuenen)去當教堂主持。文生的父親因為思念兒子,幾次寫信給文生,勸他回來。離開海牙,文生又回到父母親的身邊。 在努能,文生終於找到了愛他的女孩。女孩的家庭富裕,祖先留下一筆財產給她,就算不工作也夠養活一輩子。女孩真心愛文生,願意為他付出一切,他們決定結婚。但是女孩的家人卻反對這門親事,他們質疑文生能以繪畫賺錢養家。女孩的家人還威脅她說如果她一意孤行的話就把她的財產全部沒收。一邊是親情,一邊是愛情,女孩終於承受不了家裡的壓力,為情自殺不遂。 發生了這種事情,文生無法在留在努能了。文生在完成黑暗時期裡最好的作品『食薯者』(The Potato Eaters)之後就動身到巴黎去了。

Posted by 王同 under 艺术, 阅读报告 with 3 Comments.

梵谷的一生(二)06.08.10

梵谷其實是他的姓氏,大家都叫他文生。文生繪畫的生涯只有僅僅的十年。在這十年裡他幾乎每一天都在畫畫,作品超過二千,他稱之為工作。在他開始畫畫的期間,穿著隨便,多餘的錢都花在繪畫的事情上。他是一個不懂得照顧自己的人,或者說他是個喜歡放縱自己的狂人。 但是文生一開始的時候並不是如此。文生有個叔叔,也叫文生。文生叔叔在售畫界裡是個舉足輕重的人物,他的售畫公司『古柏』(Goupil & Cie)在歐洲各地都有分行。 文生中學時期就愛上了藝術,十五六歲時開始在叔叔海牙(Hague)的公司裡當學徒。大概二十歲學成了之後,文生被派到倫敦古柏分店裡去當售畫員。文生是個愛閱讀的青年,對藝術有很強的敏感度,所以在倫敦售畫的成績優異。他一身黑色西裝,神采飛揚,在倫敦古柏公司是個受人尊敬的畫商。當時大家都說他是叔叔的接班人。《梵谷傳》就從這個時代的文生說起。 在倫敦,文生遇上了人生中第一場失戀。那場失戀之苦,深深傷害了他。他對人生失去了目標,售畫成績每況愈下。然後,他終於搞砸了,他的感情與他的工作。 情場失意的他回到荷蘭家去了。父親勸他去當牧師,繼承父業。這使他從新找到了人生的目標。他志願想當一個福音牧師,把愛奉獻給上帝。他要幫助世人走出痛苦的深淵,然後讓他們重新得到幸福。當時的福音牧師是必須能言善辯的,文生雖然可以寫出感人肺腑的演講詞,但是在口語表達方面欠缺自信。在福音牧師學堂裡,大家都排擠他,嫌棄他,並且不認同他福音牧師的身份。 但是他卻深信真心可以感動上帝,終於讓他得到了一份差事。那就是到比利時南部的一個貧窮礦區去傳福音。文生用心去工作,他與礦工住同樣的屋子,睡同樣的床,吃同樣的麵包,認真去了解他們的生活,然後晚上為他們祈禱,安撫他們的心靈。礦區的人民都喜歡他。那是必然的,因為他都把教會寄來的法郎拿來救濟他們,對他們來說,文生就是再世基督。 礦區發生了意外,死了很多人。看見那麼多人傷亡,傷透了文生的心。他覺得自己每天為礦區的工人祈禱,為什麼到頭來會得到如此的下場呢?他開始質疑上帝的能力。或許是自己不稱職吧!他對自己也失去了信心。每天呆在家無所事事,不再為礦工與那兒的人民祈禱了。 有一天,他心血來潮,坐在礦場對著礦工們寫生。看著自己的素描,突然覺得很感動,原來自己畫得真好啊!他寫信給在巴黎古柏工作的弟弟西奧,要他寄些圖畫過來給自己臨摹。他告訴西奧他的終身志願,就是當個畫家! In spite of everything I shall rise again: I will take up my pencil, which I have forsaken in my great discouragement, and I will go on with my drawing. Vincent van Gogh, Letter 136, 24 September 1880

Posted by 王同 under 艺术, 阅读报告 with No Comments.
© 2017 玩玩,说说,笑笑。 | Template by DemusDesign | WordPress theme by Theme La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