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 悶05.21.12

他 把花灑開至最大,閉上眼睛呆立在浴室,讓水花射在臉上,沙沙聲聽起來就像午夜失去訊息的電視一樣。他並沒有刺痛的感覺,對於這種感覺已經麻木了。兩年前, 她遇害走了之後。他心裡難過得要命,連呼吸也困難,生不如死。他把身邊的一切都砸了,包括身份、生活、工作。他躲了起來,來到世界的另一端。

Posted by 王同 under 小说, 短篇 with 6 Comments.

迷茫與徜徉03.29.12

(本故事含有輕微情色成份,如果你未滿18的話,千萬別讓你的父母親看到你在讀。) 我曾經過著迷茫與徜徉的年代,當時的我就讀拉曼大學。上圖書館修書,為的並不是準備考試。醉翁之意不在酒,雖然考試不及格會很難堪,但是當時的我並沒有在意考得好不好。

Posted by 王同 under 小说, 短篇 with 2 Comments.

柔情蜜意10.11.11

一張開雙眼,在洛希眼前的是滿天的星星。 無風的夜,躺在草地上的他,忘了自己為什麼會躺在那裡。 想爬起身,卻發現自己全身作痛,根本就爬不起來。

Posted by 王同 under 小说, 武侠小品, 短篇 with 3 Comments.

罐头人生04.10.10

远航坐在二楼点心店靠窗的位子,呆望着窗外被雨淋湿而留下欲滑落的雨点。 桌布是红白色格子,桌子中间摆了个玻璃烟灰缸盛着点燃的蜡烛。蜡烛身边陪着一碟三角形蓝橘乳酪蛋糕切片,还有一杯冻柠檬茶。 点心店灯光阴暗,依赖着烛光才可以勉强看到桌上的东西。那是为了营造私人空间与浪漫气氛,这家店是为了吸引情侣而开的,远航走进来之后才了解。怪不得服务生望着他时眼神怪怪的。 远航很喜欢吃乳酪蛋糕,吃乳酪蛋糕对他来说是一件非常快乐的事,但是今天他怎么也高兴不起来。 为公司打拼了几年,现在终于轮到他了。 记得以前,有位同事在吃饭的时候这样的告诉他。 『我发现了公司的秘密。』 『哦?』 『你知道公司的流动量特别高的原因吗?』 『流动量?』 『就是说很多人辞职,也很多人一直进来的那种流动量。』 『噢!』远航点点头。 『据我观察,公司先以高薪吸引新员工加入,然后才从中挑选自己想要留的员工,然后就会把其他的员工淘汰掉。』 『那算什么秘密,每家公司不是都这样吗?』 『如何淘汰呢?如果员工没犯错,正面革职一个员工可要赔偿大概半年的薪水作赔偿啊!』 『那当然。』 『所以呢?就在加薪的时候动手脚?』同事诡异的笑『那些成绩不好的或被选中被淘汰的一群就会拿到非常低的加薪率,这样他们就会自动辞职了。反正请新人比较便宜,炒两个旧人,可以请三个新人。而且新人也比较有干劲,又不会怎样对公司反抗或计较那么多。。。』 从那同事的笑容里,远航发现了一个秘密。那同事是淘汰群的其中一位。 不久后,那同事就离开了公司。 自从完成X项目之后,远航就如鸟尽弓藏的在公司里失去了价值。整天待在公司无所事事,只领薪水不必工作一点也没让他开心起来。他觉得自己就像从河流中央被搬迁到岸边的石头,失去了河水的净化之后,现在已经长满了青苔。 虽然如此,远航依然没放弃,借机进修自己,以待再次冲击。 直到收到加薪的信,才知道自己在公司的期限到了, 梦也终于醒了。 远航把手机拿出来,翻开电话簿却找不到一个能听自己吐苦水的朋友,他只好作罢,开始吃起蓝橘乳酪蛋糕。 匆匆过客匆匆过,船过水无痕。 友情也是有个期限,远航突发奇想。 从一岁到十二岁的朋友完全失去联络了,就算见面也认不出了吧! 从十二岁到十八岁的朋友呢?只剩下一个了。是自己把大家给淘汰了?还是自己被大家淘汰了?远航不知到。 十八岁到二十四岁的朋友呢?还有真正联络的也只不过剩下一两个而已。前几年大概有五六个时常联络,直到两年前因为工作的关系出国,与朋友慢慢地疏远。 原来人生如罐头啊! 远航很感触地摇摇头,把最后一口蛋糕吃掉。 就在这时,手机铃声响起。 『喂,远航先生您好。我是阳光未来猎头公司的西门陈,请问您现在方便说话吗?』 1096

Posted by 王同 under 小说, 短篇 with 15 Comments.

第三者(四)04.06.10

善阳就像一颗从天而降的流星,拉着一条长长的尾巴,闯入我的心房。那么耀眼的光,那么强烈地占据了我的一切。那种充实快乐的日子过得虽然快,却发梦似的模糊。我在脑海里铺陈与善阳一起到老的故事,也不只一次在脑海里模拟了与善阳步入教堂的情节。当善阳离开吉隆坡的那段日子里,我每一天都在梦里与他相见,然后他在梦的尽头里突然消失,留下我一人坐在床上流泪。 对善阳的思念渐渐地淡去的日子里,茂雄出现了。 茂雄总是在我的心房边缘徘徊,时不时敲敲我的窗。当我想把门打开的时候,才发现茂雄已经在里面了,坐在沙发上对着我微笑。他总是在我想让人陪的时候出现,心情低落的时候让我微笑。他就像另一个自己,总是知道自己需要什么。还有那种奇妙的巧合,让我莫名的感动。 我常常在想,茂雄会不会是天上派下来的天使呢? 我不敢去验证茂雄对我的感觉,也不敢去承认我对他的感觉。我们只是好朋友吧!我常常强迫自己这样想。 茂雄求你别再踏进一步了,我不希望你成为被人唾骂的第三者。 但是有时候我却不能自己地期望他把我救出这种困境。 如果在认识善阳之前就认识了茂雄,那就好了。 我做了个梦。在梦里茂雄牵着我的手,寻找时光隧道,善阳却在后头紧紧跟着。我们穿越了时光隧道,来到了一个不知名的古代,却还是发现善阳紧紧地跟在后头。那是一种莫名的恐惧感,那是恶梦。 有一天,茂雄终于向我暗示他对我的爱慕,浅浅的但却已足够让我感觉到他的心意。那时,困在我心里的那单只黄领鹦鹉兴奋得快要飞出窗外。我赶紧把窗关了起来。 黄领鹦鹉展开翅膀却飞不出去,在我心里咆哮起来『放我出去!放我出去!』 * * * * * 有一天,我在家乐福撞见了善阳,他牵着一个女孩。 女孩样貌清晰,胸部很大,比善阳矮了半寸,说话一口地方腔。 是我先看到善阳和那女孩的背影。 我刚要走进佳宁药房的时候看见背影酷似善阳的男孩站在柜台那里付钱,隔壁牵着他的手的女孩喋喋不休地说着听得不是很清楚的中文。 一种危机感突然攻击,大脑命令我马上躲起来。 但还是来不及,善阳就在那时回过身来,看见了一脸错愕的我。 善阳也吓了一跳,脸色失去了血色。 我怒视着善阳,耳边传来奇怪的地方腔,好像在说『怎么啦,羊羊。』 『嗨。』我先开口打招呼。 『嗨。』善阳神情尴尬。 『羊羊,她是啥?』那女孩好像发现了什么不对劲,轻声问善阳。 手依然紧紧牵着。 『让我来介绍,她是梅。。。』善阳对着那女孩说。 『你认错人了,我不认识你。』我打断善阳的话,匆匆地回头,然后快步地离开现场。 我气得脸颊开始发烫,泪水不听使唤地飙出。 待了很久的死火山终于爆发了,溢出了超高温的岩浆。 我躲在厕所里面,终于忍不住,哭出声来。 坐在马桶盖上的我努力收拾心情。 我哭了又停,停了又哭。不知哭了多少次,心情才慢慢地缓和下来。 拿出闪着红灯的手机,打了个电话给茂雄。 『喂。』 『你知不知道我有个男朋友?』 『有听说过。』 『他今天终于回来了。』 『嗯。』 『身边却牵着一个胸部很大的女孩。』 『胸部很大?』 『是的,比起瑶瑶的还要大。』我忍不住又哭了起来,手机电池警告讯号也跟着响了起来。 茂雄在我哭的时候,也没说什么。 『你可不可以把我救出去?我走不动了。』 『妳在哪里?』 『家乐福的女厕所。。。』手机终于耗尽了电池。 我丢下了死掉的手机,闭上眼睛,躺在厕所马桶的背。 【完】

Posted by 王同 under 小说, 短篇, 第三者 with 12 Comments.
© 2017 玩玩,说说,笑笑。 | Template by DemusDesign | WordPress theme by Theme La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