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ghtroom的魔法05.14.12

照片編輯(Photo editing) 是摄影(photography) 的一個很重要的元素。一張不是很出色的照片,通過編輯可以變成絕世佳作。我認識一位攝影朋友A,A說他最不編輯他所拍的照片。據A的說法是,拍照的當下必須知道自己想要什麼,然後通過相機的設定來達到自己想要的感覺。A是Nikon的支持者。我還有另一個攝影朋友B,他告訴我相片一定要通過編輯。B說專業的照片(商業照片、海報、雜誌),每一張都是經過精心編輯才出來的。B的說法是照片編輯是攝影必備的技巧。B是Canon的擁護者。

Posted by 王同 under 攝影, 照片 with 1 Comment.

灰色系06.12.11

最近迷上Photo editing。其實說實在還不算完全是photo editing,我只不過在玩 color curve 而已。 Color Curve 把整張照片顏色的光暗度呈現在曲線上,只要調一調,整張照片的感覺就會變得很不一樣。很多人都覺得Color Curve很複雜,我也琢磨了一些時間,才慢慢拿捏得準。

Posted by 王同 under 共享, 心得, 照片 with 2 Comments.

Ulu Langat Lepok Waterfall 200906.11.09

我们都是热爱大自然的年轻小伙子,所以约了一起来征服这个瀑布。听说要爬两个小时的山才能到达瀑布,听到就让人好期待。 Ulu Langat 那里有很多瀑布,Lepok 是其中一个比较挑战性的。其实我觉得还好啦。 一路上都是红土泥巴,应该是昨天晚上下过雨,所以比较潮湿。 我们这群城市白痴,看到花花草草,蚂蚁昆虫都拍得不亦乐乎。 他们说是姜,我不确定。 土族都骑机车上山啦,只有我们才搭十一号巴士。 我们爬得很累,开始幻想如果土族在这里卖100Plus饮料就好了。 终于到了瀑布! 年轻就是王道!我们迫不及待的下水。 其实开心就是宝,人最想要的就是快乐。 得到了快乐,然后想要更快乐。 别开玩笑,静坐是另一种快乐的表现。 但是我们还是prefer下水。 因为这会使我们想起以前如何偷渡过来。 问我们从那里偷渡过来? 听过八仙过海吗? 是的,我们都是仙家,呵呵。 我们一对可爱的情侣。女的比较可爱,撒娇起来真的让人受不了,还叫我不可以笑。。。汗颜。 这是新的快乐手势,代表着永远的友谊,现在日本很流行,迟一些可能会取代白痴的V型手势。 瀑布漫拍。 在踏上下山的路之前,我把他们拍下来,他们都霸住那边那么久了还不肯让位,真是的。 难道他们是土族? 后记:其实爬山瀑布也没什么好写的,我又懒惰找Lepok的历史资料来写,所以就以一些有趣的照片带过咯。

Posted by 王同 under 旅游, 照片 with 8 Comments.

适耕庄 200906.07.09

今天不知是什么大日子,所以放假一天。 和大家一样,稻草人今天也放假。 猫头鹰整天都在空中飞翔,难得今天有假期,也很想出来透透气。 所以稻草人约了猫头鹰出来玩。 适耕庄是个渔米之乡,除了飘逸着淡淡的稻香之外,还吹来一阵阵咸咸的海风。 整班稻草人本来打算在适耕庄拍一场艺术片,但是自从导演稻草人遇见猫头鹰的朋友燕子之后就失魂落魄而忘了要拍什么。 导演:我的戏从来就不用剧本的。 摄影师:屁。 摄影师:导演说今天不想拍。 美术指导:。。。 摄影师:没关系,我自己乱乱拍。 灯光师:可以,没问题。 灯光师:副导好像跑去偷拍勒! 导演:没有我你们不行啦,好不好。 摄影师:懒得理你们。 摄影师:让我自己拍个够,呵呵。 导演:来喝一杯甘蔗水休息一下。 戏拍不成,最后稻草人决定到马戏团里打工顺便玩卷卷。 导演:马戏团加唱歌跳舞,如何? 摄影师:好像还不错。 卷卷真好玩,大家都玩得不亦乐乎。 渔船大概在三四点下午回来,这群稻草人跑去海港凑热闹。 他们看见一条鱼在发脾气,凶巴巴地咆哮。 (其实‘加腥’是猫头鹰想出来的。好一个猫头鹰,好一句‘加腥’。希望大家‘加腥’快乐!) 是的,又到六月Review的时候了。 (谢谢猫头鹰的照片,还有非常棒的款待。)

Posted by 王同 under 旅游, 照片 with 13 Comments.

双溪毛糯麻风院05.03.09

记得上个星期在林悦的私房地图里读到一篇关于希望之谷的文章,应该就在那时已经埋下了想去看看的种子。希望之谷,单听名字就觉得很赞,分不出是‘希望’还是‘谷’比较吸引我。然后与同事一起聚餐时,我把心意告诉大家,Thiam 说其实上一次我们去找他吃点心那天已经有意思想带我们去希望之谷了。但是我记得当时他想带我们去的是麻风院。 “希望之谷就是双溪毛糯麻风院啦~” Thiam 告诉我们。 你看,好听的名字就好像好看的样子,总是占优势。如果当天他告诉我们要带我们去希望之谷的话,我们早就去了。 昨天晚上,Thiam 再次提起希望之谷,那是星期六晚上。我马上告诉他,我们明天就去找他,然后一起去。他应该是吓到了,不知讲了多少次‘不必那么急’。我告诉他我是认真的,想到就马上做,这才不会错失良机,这是我的人生哲学。 我,Telcobert 与 Thomas 本来就打算明天早上出门,不如就去希望之谷?我把林悦的那篇《希望之谷》让 Telcobert 和 Thomas 看,说服他们明天改道去麻风谷。漂亮的照片和感人的文章一样有很大的说服力,两个T友(Telcobert 与 Thomas)被说服了。 结果我们四条T友(加上Thiam和Tong@王同)去了希望之麻风谷。Telcobert 拿了他弟弟的Canon Powershot G5(真G5!),由我kanninneh司机加上kannasai导游Thiam,还有懒觉乘客Thomas踏入不再危险的麻风谷。 麻风谷不是什么旅游景点,却是种花人的宝库。不管你是园丁新秀还是经验老道,一定要到双溪毛糯麻风院那里买花买泥土。去那儿买回来的花才有希望种出好成果,不然那儿就不叫希望之谷啦~ 这儿卖的菊花绝不是买来泡茶用的,别弄错咯! 那儿的建筑物很旧,有年代,或许我们可以叫他作古迹。很多屋子都因为没人住而慢慢地荒废。2007年,为了建立玛拉工艺大学,政府把东院给铲掉。这种举动,让很多人怒火中烧,也让一些想保护古迹的人觉醒。就在那时,双溪毛糯麻风院被命名为希望之谷。这不懂是另一种政治手段还是真的要保护古迹,但是重要的是这让大家注意到有麻风谷这个地方。 “古老的建筑物摧毁了固然可惜,但是更重要的是要照顾到这里的花农。“ Thiam 有感而发。 我对花没什么研究,Thiam 却可以举出几种花的名字,我只是记得其中一种叫满天星,就种在刀疤星的旁边。 我们要保护这块园丁乐园,让园丁们可以买到便宜而且好的泥土。请记得要看好商标,只有天德花园 Thian Teck出品的日本泥土才是好泥土。不要亏待你的花,给它们最好的! 我们走过卖花和泥土的地方,进入种花和麻风病人居住的地方。麻风病已经不再传染,现在居住的人都完好无缺,麻风谷不再让人害怕,但是也没什么特别吸引人。 记得我们看了林悦一张非常有感觉的相片,把Happy Club 的石阶拍得非常有历史感。Thiam 不怀好意的带我们去参观那间快乐俱乐部,其实是想告诉我们,它只不过是一间小小的咖啡店而已。Telcobert 第一个成了受害者,他觉得非常的失望。要去希望之谷的前一晚,他真的很用心的在网上查了很多希望之谷的资料,在车上高谈阔论希望之谷的历史与伤痛,到了那边他就安静了很多,专心拍照。 接着我们更深入去探索希望之谷的希望在那里,我驾着我那辆viva来到了天堂。 我们站在天堂的草原吹着凉风,终于知道什么是希望。无法解释,想了解就到这里来吧! 在当时,麻风病人真的很不幸,他们被隔绝了。他们承受麻风病之苦是我们永远无法了解的。但是这已经过去了,他们大多数都已经上了天堂,留下腐烂的肉身,安息于泥土里。 离开了希望之谷,我们到 Thiam 家里去做客,无意间我们发现了他很多秘密,为了保护他的隐私而且又必须照顾到八卦的你们,我决定只告诉你们一个秘密。 原来 Thiam 是魔术师的孩子啊!

Posted by 王同 under 旅游, 照片 with 12 Comments.
© 2017 玩玩,说说,笑笑。 | Template by DemusDesign | WordPress theme by Theme La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