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09.06.08

很奥妙 短短几行字 不加标点符号 不押韵不工整 一个意境 一个感觉一个味道 可以短可以长 可以爽可以烦 是不用上色的艺术 是不用音乐的歌 没人能解释什么是新诗 因为它不能理解 只能想像

Posted by 王同 under 创作, 新詩 with 1 Comment.

蜡笔画09.04.08

不知在什么时候开始就开始喜欢上蜡笔,也尝试用蜡笔作画。曾在网上搜查关于以蜡笔作画的画家,根本就找不到。蜡笔似乎已经成为儿童学画画启蒙的原料。为什么没有画家要用蜡笔作画?难道蜡笔真的只适合儿童?心里纳闷了很久。 终于有一天,在机缘巧合之下到了画廊。在那儿遇见了一位售画商,我问她,“为何大家都不以蜡笔作画?” 她告诉我蜡笔是让儿童学画画用的,因为蜡笔价格便宜,画出来的画就没有价值,要作画就用油画。当时我点点头,仿佛明白了画家需要吃饭的道理。艺术评价是见仁见智的,我对蜡笔的热衷没因为这样而变淡。 最近买了铅笔和蜡笔,也开始了我第一幅蜡笔画。是的,画家需要吃饭,在这儿献上一盘 Nasi Lemak。 From Oil Pastel Drawings

Posted by 王同 under 创作, 蜡笔画 with 6 Comments.

咖啡,棉被,下雨天。08.30.08

下雨天,来喝杯咖啡~ 浓浓咖啡,温暖着我心扉。 下雨天,来喝杯咖啡~ 浓浓咖啡,哦下雨天。 忘了所有电话簿子,忘掉一切工作稿子, 喝咖啡~ 浓浓咖啡,温暖着我心扉。 抛开所有生活琐事,抛开一切烦恼心事, 喝咖啡~ 浓浓咖啡,哦下雨天。 突然还记起中学时期写的歌,《咖啡,棉被,下雨天。》。当时在奕鸿家,因为下雨回不了,这首歌就这样写出来了。记忆中,我们非常喜欢这首歌,大家常常一起唱,还很即兴的加入配音,真的不亦乐乎。 今天也下着雨,听着方大同的歌,突然想起了这首歌。我马上把记忆中的歌词重写下来,拿起搁在一旁已久的吉他,唱了起来。才发现,我已唱不出以前那种味道了。再听了方大同的《暖》,更失去自信再唱这首自己曾经非常自豪的歌。。。 有點伤感~

Posted by 王同 under 创作, 心情, 音乐 with 4 Comments.

你说我怪08.28.08

你说我怪,我不以为然。 我只是 想法与众不同, 做事出乎预料, 言语非比寻常, 欣赏另类音乐, 酱罢了。 你要我改,我无能为力。 我不想 跟你一般见识, 成就普普通通, 说话正经八百, 看无聊动作片, 不行吗?

Posted by 王同 under 创作, 新詩 with No Comments.

梵高的画08.23.08

梵高原名 Vincent Van Gogh (文森特·梵高),是一位著名的后期印象画派的画家。其实我对什么“后期印象画派“并不了解,但是我很喜欢梵高的几幅代表作,我最喜欢的是《The Starry Night》。 (图片取之于 wikipedia) 记得我还曾经用蜡笔跟着画了一幅,虽然并不是很理想,但是当时已经足够我自爽了一整星期。 还有这幅《Cafe Terrace at Night》。 (图片取之于 wikipedia) 我最不喜欢《Sunflowers》,我觉得这幅画没什么特别,不明白为何这幅画竟然是梵高最出名的一幅。或许没真正近距离看,刚好在 wikipedia 看到了一张高清晰的《Sunflowers》。才发现,它的美在于花蕊,非常的立体,充满了活力。 (图片取之于 wikipedia,请点击以观看高清晰图片) 记得我第一次接触梵高的画是通过一部电影,电影名称已经无从考察。故事叙述一位天才小画家能画出梵高的神韵,无意间被盗版画商发现,画商就借此机会利用这小画家。非常奇妙的小画家其实不懂谁是梵高,以前也没看过梵高的画,却画出专家也分辨不出真假的作品。 最近又看了一部梵高的电影,《Vincent and Theo》。Theo是梵高的弟弟,也是一名画商(art dealer),长期供给梵高生活费与作画的费用。两个兄弟生活潦倒,在Theo有生之年,连一幅哥哥的作品都卖不出去。梵高更是悲剧人物,患上了精神病。他增割下自己一只耳朵,并用手帕包着送给一个妓女,原因不明。最后他在精神错乱中开枪自杀,年仅37岁。Theo也在一年后步上哥哥的后尘。 有两个典故,我觉得很有趣: 1。为何《Sunflowers》的太阳花是在花盆里?为何梵高不到太阳花丛里作画? 《Vincent and Theo》里叙述到梵高本来是在太阳花丛里作画的。但是因为当时风太大,画板和太阳花一直在那儿咆哮,影响了梵高作画的心情,所以他一气之下就拔了一把太阳花带回家画。非常滑稽。 2。为何梵高会割下自己一只耳朵? 在黑澤明的《梦》中,梵高告诉他,因为一直没办法画好自己的耳朵,所以就干脆把它整个割下来算了。非常诡异! 梵高的自画像其中有一幅是不见耳朵的。 心血来潮,我也动笔画了一幅自画像来自爽一翻。 如果有被吓到的话,请多多包含,我不是故意的。

Posted by 王同 under 共享, 创作, 艺术 with 2 Comments.
© 2018 玩玩,说说,笑笑。 | Template by DemusDesign | WordPress theme by Theme La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