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 悶05.21.12

他 把花灑開至最大,閉上眼睛呆立在浴室,讓水花射在臉上,沙沙聲聽起來就像午夜失去訊息的電視一樣。他並沒有刺痛的感覺,對於這種感覺已經麻木了。兩年前, 她遇害走了之後。他心裡難過得要命,連呼吸也困難,生不如死。他把身邊的一切都砸了,包括身份、生活、工作。他躲了起來,來到世界的另一端。

兩年,真的對刺痛的感覺麻木了嗎?思緒很亂,他把這個問題暫時寄放在心中。低頭望一望自己的肚腩,六腹肌已經合一。兩年來,直到今天才發現這件事。他突然輕輕笑了一下,苦澀的笑也沒關係,至少笑了也算是一種突破。

報仇了又怎樣?她已一去不復回。他緊握拳頭,無奈的朝花灑對望。

『你幹嘛一直哭?』他問花灑。

他把水龍頭關上,把毛巾卷在身上,走出浴室。

客廳什麼都沒有,只有一個破舊的沙發,一扇窗與滿地吃剩的食物。窗外霓虹把客廳染成一片紅色,天花板長滿了蜘蛛網。

他突然有股濃烈卻說不清的感覺,彷彿聽到心中閃爍不明的聲音。他走到房間的角頭處,打開一口箱子,把匕首拿出來。他右手握住匕首,把鋒利處擺在左手的手腕上面,看似想把手腕切開來,但他又下不了手。一個缺膽的人注定要失敗的,他覺得有點沮喪。

突然手機響了起來,聲音從箱子傳出來。他把匕首收起,然後從箱子裡拿出手機。那是一隻全黑的手機。此手機只有一個按鈕,青色的按鈕。那是一隻只能接電話卻不能打出去的手機。

他按下青色的按鈕,接起電話來。

然後他把手機拋入箱子,拿出紅黑色的制服與頭套。雖然把它擱淺了兩年,它依然鮮豔如初。

穿好制服與頭套後,感覺腹部有點緊。

『沒關係,是時候走了。』

他把窗口打開,跳了下去。

Posted by 王同 under 小说, 短篇.

6 Responses to “短篇: 悶”

  1. 充滿顏色的一篇,期待下一段。喜歡『那是一隻只能接電話卻不能打出去的手機』

    Posted by 杉木 on 12/13/09 May 22nd, 2012 at 12:18 am

  2. 沒有下一段。伏了筆,猜猜他是誰。

    Posted by Hean Kuan Ong on 12/13/09 May 22nd, 2012 at 1:28 pm

  3. 本來想說失敗的MAN,但又有頭盔…… 不會是鋼鐵人吧?

    Posted by Eddie on 12/13/09 May 23rd, 2012 at 9:55 pm

  4. 頭套不是頭盔,沒錯是失敗的MAN。

    Posted by mysurface on 12/13/09 May 24th, 2012 at 7:14 am

  5. 我猜是BATMAN~!

    Posted by Wendy Ong on 12/13/09 May 24th, 2012 at 10:08 am

  6. Wendy, 很驚訝你也來讀,謝謝。 是失敗的MAN (spiderman)

    Posted by mysurface on 12/13/09 May 24th, 2012 at 4:19 pm

Leave a Reply

Connect with Facebook





© 2017 玩玩,说说,笑笑。 | Template by DemusDesign | WordPress theme by Theme La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