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年的一些逝10.16.11

我辦公室的對面開了一間Subway麵包店。就開在商業廣場的角頭,弧形的角頭,一共有兩樓。樓下是櫃檯,店員站台服務顧客。店門外也擺設幾張桌子,但是其實樓上的座位比較完善。有空調,坐在樓上背靠牆,視線穿過弧形的玻璃窗就可以俯視外面的景色。視野包括右側的咖啡室與肉骨茶檔,左側陽光菜市場的飲食中心,還有遠處的停車場,彷彿可以看到我停放在那兒的微型轿车。

從外面看,Subway的電子招牌格外顯眼。才開張不久,生意就好得不得了。尤其是二樓那弧形的玻璃窗,散發出微微異光。我每一晚在回家的路上都會經過那邊,每一次都會幻想自己就在那邊用晚餐,然後繼續在那邊閱讀。讓黑夜與街燈陪伴著寂寞的我,度過精彩的小說時間。

星期五的晚上,我與兩個同事就約在那邊用晚餐。談話間就聊到了吉隆坡與雪兰莪有什麼美食,我自然而然的侃侃而谈起來。從茨廠街早上的魚生粥,晚上的葡萄牙燒魚,談到明記的玻璃叉燒,板麵專賣店『麵對麵』,把每一種美食特色介紹得不能再仔細。說得自己也不僅食指大動起來。食物的記憶就如星星之火,點燃了自己對在雪兰莪生活了四年的思念。

那是我事業上的起步,自立人生的第一個跑道。那是我的年輕史,它歷歷在目,烙印在心底的某個倒影下。開始追憶過去是不是證明自己已經開始老化?還是對現狀不滿意?我甚至會自問,離開雪兰莪的決定,到底做得對不對,值不值得?因為當時真的是開始可以展鵬高飛的時候,突然決定離開,讓大家驚訝了,不明白我在發什麼神經。然而我心裡明白,不離開是不行。然而事實也證明,冥冥中命運早已都安排好了。如果沒離開那裡回鄉的話,現在的我真的真的不知會變成怎樣。

但是那時的離開,真的是不捨的。我只不過覺得是時候回鄉了,而我對那種感覺深信不疑。

問我,那麼現在會不會再度重踏舊地?再次展翅高飛?

我無法想像自己會再回去。那已經變成一個永遠的過去,只能追憶無法重回的部分了。但是對那裡的思念卻因與同事談論美食而再度襲擊我,這不僅讓我有點意外。我發現有些無法在當時完成的東西,已經變成了真正的遺憾。那些遺憾跟隨著我進到沖涼房裡,臥房裡,甚至入侵我的夢,不止一次。好想找個時光機,再度回到過去,或者如果可以去逆轉時間,重新再來,那更好。如果記憶與人生歷練可以保存,並且再逆轉時間的話,我一定可以做得更好,更勇敢,更精彩。

寫到這裡已經寫不下去了。

開了個頭,寫到這裡卻找不到一個結尾收場。而且,如果真的你細讀到這裡的話,應該會發現我其實想說什麼卻又不想明言,故意讓曖昧傾斜。玩弄文字,對於那些年的一些逝,發洩情感,甚至嚴重到無病呻吟。

很多事情都沒有一個真正的結尾,結尾都是自己做出來安慰自己的。生活還一直繼續,村上春樹依然在寫著他的1Q84,而我相信他最後一本1Q84也不會有所謂的結尾。結尾,只屬於童話故事。

所以結尾就。。。算了吧!

Posted by 王同 under 发泄, 自己的事.

2 Responses to “那些年的一些逝”

  1. 真要展翅高飛,從現在立足的地方起飛又何嘗不可。

    Posted by thiamteck on 12/13/09 October 16th, 2011 at 9:35 am

  2. 沒有遺憾的人生不算人生。
    如果要說遺憾,那我的遺憾多不勝數——如果還在美國,如果留在北京,如果為了她定居台北,現在的人生會不會更好?問自己這樣的問題其實只是懷舊情懷,這是好事,表示你曾經快樂過。
    至少,因為我離開美國,離開北京,離開台北,所以我現在會在巴黎。
    說到底,人生就是把握現在,展望未來。要相信,明天會更好。翻滾吧,阿權!

    Posted by 杉木 on 12/13/09 October 18th, 2011 at 6:59 am

Leave a Reply

Connect with Facebook





© 2017 玩玩,说说,笑笑。 | Template by DemusDesign | WordPress theme by Theme La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