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ne week in 北京:序04.03.11

1. 在明十三陵神道的石像群裡,只有跪下來的石象可以讓我盲人摸象一番。




有聽過盲人摸象的故事嗎?四個盲人圍著一隻大象,他們紛紛摸着大象身體不同的部分。盲人一說大象就如一條手臂,但是比手臂更加彎曲自如。盲人二說非也,大象宛如一條細長的繩子,雖然彎曲自如,但絕對不會粗過一根手指。盲人三說此言差異,大象不但粗過手臂,而且紮實有力,但卻無法彎曲自如。盲人四說你們都對了,也都錯了。大象本來細小而且彎曲自如。但是經過我不斷地摩擦之後,就會變成粗壯紮實並且無法彎曲了。

突然提起盲人摸象的故事到底是想說明什麼呢?突然很有感觸地覺得旅行就如盲人摸象,在短短的幾天內是無法真正認識一個地方的。那麼旅行的意義是什麼呢?旅行的意義莫過於離開本來的所在地,到世界的另一端去體驗一下。就像一個盲人本來摸著大象的腳,突然跑去摸大象的鼻子一樣。就算盲人把以上四個部位都摸清了,難道他就會知道大象長什麼樣子了嗎?說穿了旅行沒什麼偉大的人生意義,重點就是去玩,去尋找一些新的刺激,好讓自己可以繼續活下去。

我去過了台灣、香港、這一次去北京之後,本來很膚淺地認為我已經去了所有華人密集的地方,可以寫文章來做些比較。但是抵達北京之後的第三個晚上,我就打消了這個幼稚的念頭。在北京故宮裡,我遇見了跪在地上的象石。我摸著它的鼻子,它告訴我盲人摸象的故事。然後我就發現雖然我到過了台灣、香港與北京,我並沒有真正認識了些什麼。

北京從來不在我想去的地方的名單上,會到北京去是因為阿姨與姨丈的關係。姨丈在北京工作已經一段時間了,他是一家高級酒店的行銷經理。聽阿姨說姨丈因為工作的新安排,他即將離開北京搬遷到成都去了。所以姨丈說要到北京去旅遊就必須趁他沒離開之前去,不然就沒機會了。姨丈說得一點也沒錯,因為我從來都沒想過要去北京,如果這次錯過了,以後應該也不會去了。重點是父親,我可以感覺到他對中國大陸有一份濃厚的情感,如果可以和他去一趟北京,他一定會很高興的。所以我捉住了這次的機會,刻不容緩地跟阿姨商量去北京的事。

2. 鳥巢是我們到北京去的第一個景點,看大家的笑容就知道我們是多麼的興奮。



一月尾才來買三月份的機票,找到最便宜的機票都要千八塊錢。我們乘搭馬航班機,從檳城飛吉隆坡,然後轉機飛北京。從檳城到吉隆坡大概二十五分鐘,從北京到北京又要六小時,再加上check in與轉機所花費的時間,八九小時不在話下。來回航程大概就要用掉一天的時間。我們在星期日晚上從檳城起飛,在下個星期一凌晨才又回到檳城,認真算起來我們待在大陸的時間剛好是六天。

六天在大陸(北京+天津),因為姨丈的關係,我們吃好的,住好的,出門有貴賓車,出入機場也有服務員陪同。可以說這次的北京旅遊,我們是豪華背包客。這樣還算背包旅行嗎?我們沒參加旅行團,想去哪裡都是自己拿主意,只不過背包可以放車上,然後不必擠公車搭地鐵而已。這也是一種玩法,非常適合老人家的背包旅行。北京豪華背包旅行,讓我體驗了一個星期的貴賓感。

3. 通常都是在我睡着的時候,遇上大塞車。
Posted by 王同 under 北京, 旅游.

3 Responses to “One week in 北京:序”

  1. 去北京也没通知一声带我去,尤其是豪华游。虽然不用挤公车塞地铁,不过塞车总会遇到吧!期待下一集。

    Posted by 杉木 on 12/13/09 April 3rd, 2011 at 10:00 pm

  2. “從檳城轉機到吉隆坡”–>应该是“在吉隆坡转机”才对吧。而且从槟城飞吉隆坡,不是大约45分钟吗,哪有25分钟那么快?第一张照片,肚腩很大哦,呵呵呵。

    Posted by haan on 12/13/09 April 3rd, 2011 at 11:41 pm

  3. 肚腩?拿來當枕頭睡咯。。。

    Posted by 王同 on 12/13/09 April 4th, 2011 at 9:23 pm

Leave a Reply

Connect with Facebook





© 2018 玩玩,说说,笑笑。 | Template by DemusDesign | WordPress theme by Theme La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