梵谷的一生(五)06.20.10

cafe_arles阿羅(Arles),是法國南部的一個城市。一個陽光明媚的地方,夜來遇上北風侵襲就會非常寒冷。在一個大自然常常震怒的地方卻能造就偉大的畫家!梵谷的成名作幾乎都出現在阿羅的那段日子裡。The Starry Night, Cafe Terrace at Night, Sunflowers 等等都是當時他在阿羅畫的。

離開了巴黎,他一個人住。失去朋友與弟弟的陪伴不但沒讓他感到寂寞,反而讓他更專心於畫畫。他不戴帽子,在炎熱陽光下感受大自然的生命力作畫。文生一天可以畫兩幅作品,一氣呵成,每一幅都是佳作。夜間,他無懼於北風,繼續為夜晚作畫。

文生依然繼續給弟弟寫信,弟弟也繼續支助他,並且告訴他巴黎畫友的情況。從弟弟的信裡他得知高更在巴黎生活越來越潦倒,性情大變的消息。高更是他最要好的朋友,所以他回信給弟弟,要弟弟勸高更過來阿羅與他一起畫畫。

sunflower_arles為了高更要來,他租下了黃色大屋,為高更的房間畫太陽花,買昂貴的家私。再次與高更相見讓他高興極了。所謂相見容易,相處難。兩人相處得並不愉快,高更常常戲弄文生,並且嘲笑他,這讓文生常常處於情緒高昂的狀況下過日子。

終於,有一天文生出事了!

文生把自己的耳朵割下來,用紙包住,然後送給一名妓女。對於為什麼文生要把耳朵割下來有很多說法,卻沒有一個明確的答案。因為連文生自己都不知道當時為何他要這樣做。

發生了這種事,高更也嚇呆了。他寫信給文生的弟弟,然後就匆匆離開了阿羅。而文生且被證實換上了精神病,需要入瘋人院接受治療與長期觀察。文生的精神病並不算嚴重,只在幾個月裡週期性地發作。他依然能繼續畫畫,但是作畫的速度卻慢了很多。在阿羅的那段日子裡文生常常在太陽底下暴晒,受盡北風的吹殘而不理。患上精神病之後,身體就越來越虛弱。值得安慰的是弟弟給他帶來的一個好消息。他終於成功把他其中一張作品賣出。那是他人生中賣出的第一張作品,也是他有生之年賣出的最後一張。

starry_night_arles弟弟西奧終於找到了好歸屬,娶到了好老婆,生了個小文生,這使文生感到欣喜。為了養家,西奧的生活負擔越來越重了,文生不想再拖累他。那麼多年的支助已經夠了,文生不想成為弟弟的負擔,雖然西奧沒向他抱怨什麼。

在一次精神病發作的時候,文生向自己開了一槍。

那並沒讓文生馬上死掉,還來得及見弟弟最後一面。西奧也在哥哥過世的半年後隨著離開人世,他的妻子把他的墓安置在哥哥文生的墓旁邊。

Posted by 王同 under 艺术, 阅读报告.

Leave a Reply

Connect with Facebook





© 2018 玩玩,说说,笑笑。 | Template by DemusDesign | WordPress theme by Theme La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