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者(二)04.04.10

回到房间,外面突然下起大雨来。MYFM播放着卡本特兄妹的《雨天与星期一》[1],再加上外面传来车辆飞驰溢水的沙沙声,顿时让人失去了胃口。

晚餐就免了,就当减肥吧!

躺在床上,随手拿起一本杂志,思绪却溜达到别处去了。

不知茂雄会不会找我吃饭呢?

虽然明白下那么大的雨,真的不是约出去一起吃饭的天气,但是心里还是有那么一点点的期望。

善阳离开吉隆坡已经快两年了。当时说好一年后就回来,但是他却说要再捞一笔回来开店做生意,要我再等他一年。

善阳刚开始离开我的半年里,让我深深体验了什么是寂寞,什么叫思念。常常会因为太想念他而听到手机响起的幻觉,半夜常常都为此而惊醒过来。

每个晚上守在电脑前面等着他上网,然而他却在我快睡着的时候才出现。我问他为什么这样迟,他说因为要陪客户喝酒无法脱身。有时候我想向他无理取闹一番,还没开口他就说累了需要休息。他说明天一早就要起身。想到他一个人在外地那么辛苦地工作,只好忍住不再任性。

去年农历新年来临的前一个月,我到深圳去找他。他还真的很忙,早上六点就起床,晚上将近十二点才回家。陪我吃个晚饭的时间都没有。晚上回到家都向我苦笑说道歉。有几次他早一点回来,我们才有机会到附近的路边档吃顿宵夜,叙叙旧。

我在深圳的最后两天,他终于病倒了。发高烧,额头烫手的程度真的可以煮沸一盆水。

他渐渐地失去活泼的笑容,虽然看起来却成熟了很多。我问他这样值得吗?他只是微笑却不答。

当他要我再等他一年的时候,我终于忍不住跟他吵了起来,步入了冷战时期。我不再上网等他,不接他的电话,开始啃起小说来。

久而久之,相思病就痊愈了,习惯了他不在身边的事实。

* * * * *

搁浅在桌上的手机突然响起,把我从思绪里拉回来。我放下根本就没有好好翻阅的杂志,爬起身来。

手机荧幕出现了茂雄的名字。

『喂~』

『要不要一起吃晚餐?』茂雄低沉的声音混杂于雨水滴落在雨伞所发出嗒嗒声。

『蛤?下这样大雨哦。』我的声音掩饰不了心里的喜悦。

『晚餐还是要吃的。不是吗?』

『你在哪里?』

『就在妳家门口。』

我从窗口往外望,看见有人站在街灯下撑着黄色的伞。

『你等我一下。』

* * * * *

茂雄是公司的新员工,个子高大,说话慢条斯里,是个非常稳重的男人。他刚来的第一个星期五晚上,同事们为他举行了欢迎会。那是公司同事间私底下订下来的传统。

茂雄不算英俊,一头如早期郭富城的招牌刘海,宽大的嘴加上厚厚像香肠的唇。茂雄不怎么喜欢说笑,同事们的笑话他都以浅浅的笑容回应。他说话有如敲打低音鼓所发出的声音,低沉而响亮。

茂雄刚好就住在我家附近。那天晚上,很自然地他就成了送我回家的司机。茂雄驾的是一辆深红色的贱兔,车身闪闪发亮。车坐上都放了灰白色的垫,一看就知道他是爱车之人。车上的音响也重新安装过,声音非常的清晰,就像在现场听音乐会那样地真实。

播放着的歌曲是西洋民谣《带我回家吧!乡间小路》[2],巴薩諾瓦曲风。唱歌的女子声音平坦细腻又干净,感觉就像摆放个白色空盘子一样的滑,不沾一点尘。

『是Astrud Gilberto 吗?』我问。

茂雄露出了一种不可思议的眼神,没预期我会这样问。

『不是Astrud。』

『不是吗?』还以为我猜对了呢,毕竟巴薩諾瓦是我喜欢的曲风。

『是小野丽莎。』

『日本人?』

茂雄点点头『丽莎出生于巴西,是个巴薩諾瓦爵士乐的歌手。声音酷似Astrud吧!同样是那种一尘不染的声音,但妳仔细听的话,丽莎的声音更为轻柔些。』

『新颖的歌手吗?』

『近几年才开始红了起来。开始几年里,丽莎都唱些传统的巴薩諾瓦。就是那些Astrud以前唱过的歌曲,如The girl from Ipanema[3]、One note samba[4]等等。但是最近就开始翻唱一些耳熟能详的经典歌曲,比如说这首Take me home, country road 就是我最喜欢的歌曲之一。』

对于爵士乐,我们谈得很多。从那天起,我们都一直在谈论关于爵士乐的事。

与茂雄交谈的时候,我发现我进入了一种平静的状态。

怎么说呢?就像叶子滑落在宁静的湖水面上,轻轻地往一个方向漂流。那不是一个人安静地躺在床上就可以体会到的平静感。其实一个人独处反而更另我思绪沸腾。那会令我想起一些刻意逃避的问题,幻想自己如何的不幸。恐惧就如饿坏肚子的狼向我扑过来,孤寂也趁机填满我的心房。相反的如果大家聚在一起狂欢,亢奋的感觉却又会让我失去自己。在亢奋的状况下,自己是支离破碎的。

就只有和茂雄在一起的时候,我才觉得放松。

[1] The Carpenters – Rainy Days And Mondays
[2]Lisa Ono – Country Road Take Me Home
[3]Astrud Gilberto – The girl from Ipanema
[4]Lisa Ono – One note samba (Samba De Uma Nota Só)

Posted by 王同 under 小说, 短篇, 第三者.

3 Responses to “第三者(二)”

  1. 一辆深红色的贱兔? what car is this?

    Posted by pyngz on 12/13/09 April 4th, 2010 at 11:11 pm

  2. @pyngz proton gen 2 :D

    Posted by 王同 on 12/13/09 April 4th, 2010 at 11:59 pm

  3. summore got youtube link….beh khi

    Posted by lunaticgal on 12/13/09 April 6th, 2010 at 12:30 am

Leave a Reply

Connect with Facebook





© 2018 玩玩,说说,笑笑。 | Template by DemusDesign | WordPress theme by Theme La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