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者(三)04.05.10

雨下得还真的很大,虽然知道茂雄在外面等着可能会淋湿,我还是忍不住跑到厕所里的洗手盆前瞧瞧镜中的我。顺便从口袋里拿出绑头发用的橡胶圈,绑了个马尾。然后对着自己摆出可人的微笑才出门去。

走出篱笆门之前,我发现我的雨伞竟然没摆在原位,心里暗骂糟糕。

『梅珍。』

篱笆门外的茂雄右手撑着雨伞,左手却举起另一把蓝色的伞。我终于记起了上一次一起出去的时候也刚好下雨,回家时把雨伞留在茂雄的车上。

茂雄把雨伞丢了进来让我接住。我撑开雨伞走了出去,雨水打在雨伞的声音有如十二节令鼓。

『今晚吃什么好呢?』其实我想吃鸡饭。

茂雄顿了顿『吃海南鸡饭好吗?』

『好啊。』心里却为了这种巧合而感到莫名兴奋。

* * * * *

巧合并不是第一次发生在我们身上。

记得,某个星期天下午,由于高挂天空的太阳发了高烧,我就像被放进微波炉的冰块,融化了。在我被完全被融化之前,我打开抽屉,把看完了的小说丢进背包里,走过对街的漫画店去。

那是一家中型的漫画店。店的内侧摆了六个放满了漫画与小说的书厨。外侧除了柜台之外,摆了三张长桌,一张大概可以供八个人用。漫画店里还有卖饮料、杯面和零食。但是那些都不是重点,重点是漫画店有装冷气。那里已经成为我避暑的天堂,每当大热天遇上周末,我都会到那里去,直待到晚餐时间才离开。

店员是个打散工的中学生,大家都叫他光仔。光仔说他很喜欢看漫画,所以放学后或周末都会回到漫画店打工,借机免费看漫画。

走进了漫画店,站在冷气的下面,我终于得到了解脱。

『光仔,《寻羊冒险记》那个人还了吗?』我从背包里拿出要还的小说放在桌上。

『还没有嘞。』

『蛤?都借了两个礼拜了,怎么还不还呢?』

上个星期天,我想借的书,刚好一个星期前就被其他人借去了。

『我有帮妳打电话问过他,他说今天会来还。』

『真的吗?』

光仔点点头。

『你还特地打电话帮我问啊?真的太好了。谢谢你,光仔。』

光仔腼腆地微笑说不用客气。

就在这时,茂雄走了进来。

『就是他』光仔对着我说,接着回头对茂雄说『这位小姐在等着你借去的《寻羊冒险记》呢。』

『咦,你怎么会来了?』『 咦,妳怎么会在这里?』『 咦,原来你们认识对方啊?』

有时候事情就是这样地巧合。

又一次在附近的家乐福,我们刚好为了买三合一咖啡而碰面。然后又一次,我们刚好为了提款而在银行里遇见对方。

『咦,这么巧啊?』我们同时互相问对方。

然后我们又同时忍不住笑了起来。

『为何跟我说同样的话啦?』我笑得很开。

『就像实体与影子一样。』茂雄微笑。

* * * * *

海南鸡饭店因为雨天的关系而门可罗雀。

我很喜欢看茂雄吃东西的样子,和他说话一样慢条斯里的用餐。首先,他先将盘或碟子摆得整整齐齐,然后尽量把饭弄得稀松。接下来用汤匙和叉把鸡肉和鸡骨分开。鸡肉沾一点酱油,然后搁在饭之上。最后才把饭和鸡肉一起送入口中。

茂雄以汤匙和叉切割鸡肉的姿态是那么地优雅,仿佛医生正在进行手术。我总是偷偷地在一旁欣赏。

有一次我看得出神,被茂雄发现了。

『怎么一直盯着我?我脸上沾酱油了吗?』

我脸颊发烫,心跳加倍,以微笑摇头来掩饰我的心虚『发白日梦了。』

Posted by 王同 under 小说, 短篇, 第三者.

3 Responses to “第三者(三)”

  1. 慢慢的看着第三者的形成,真讨厌.. (“真讨厌”有点nabet.. 真dulan..)

    Posted by KennyChee on 12/13/09 April 5th, 2010 at 8:00 pm

  2. 劉軒對于緣份的詮釋,這里分享一下:『隨機的事情總是在身邊發生,但是當我們將它賦予意義,隨機就成為巧合。當我們因為重視巧合而選擇行動,(隨機就能變成緣份)』
    想說的是,有誠意,有行動,才有緣份,懂了吧!

    Posted by 杉木 on 12/13/09 April 5th, 2010 at 11:02 pm

  3. 第三者的第三者。 i agree w KennyCHee..ish!

    Posted by lunaticgal on 12/13/09 April 6th, 2010 at 12:30 am

Leave a Reply

Connect with Facebook





© 2018 玩玩,说说,笑笑。 | Template by DemusDesign | WordPress theme by Theme La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