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逝的日子》的序,杉木篇01.03.10

记得当我完成《台湾,冬之旅》的时候也让杉木为我写序,这一次我依然求杉木为《流》写一篇序。

「不是有人帮你写了吗?」

被这样子问,我有点不好意思,但是厚脸皮的我依然希望他能帮我写。

「喔,你喜欢让很多人帮你写吗?好啦,我知道了。」 *汗颜*

杉木在他的事业上才刚换跑道,应该很忙,我还以为他会拒绝我呢。但是他写了,实在感激不尽。

这是《流》的最后一篇序了,谢谢大家。


转载


生死雋永

從《未央歌》、《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到表面的《流逝的日子》,每一部都精彩的描繪了歲月的挽歌如何總是不斷的在我們的耳邊響起。自小學畢業離開一群死黨,渡過了悶如嚼蒜的中學三年,然后步入充滿朝氣的高中三年,我人生的每一個驛站都留下許多許多的回憶。有些人像過客離開了自己的人生舞臺,有些人留下來和自己并肩、繼續與生活搏斗。

人生的小成,總離不開親人,朋友和愛人。那天在家鄉接到老朋友的喜帖時,老姐又提到我小學五年級的“初戀”。我自小就重度近視,兩小無猜的對象她家不巧是開眼鏡行的,所以幾十年來我老姐總是會拿這個來開玩笑。六年級那年雖然有升學壓力,可是也因為補習班造就了“四海龍王”和“三仙女”。F4和S.H.E.這些漫畫故事“娛樂團體”在我的小學生涯里就開演了。多年后的今天,仙女之首已經和北海龍王在新加坡生兒育女。

短短的小學最后一年也隨著考試結束。龍王仙女有些人去了國民型中學,有些上了獨立中學。雖然兩所學校都在小小的鎮上可是彼此生命也開始遠離交集。接下來的沉悶三年讓我領略到生命的花開離不開朋友。生命的永恒是記憶的永續,記憶是一群人編織出來的。中三那年不少男生女生在學長團生活營后變成鴛鴦蝴蝶,我也不例外的和舞蹈社副社長的她交往。記得生活營那晚營火燒得很燦爛,可是第二天的灰燼沒有被好好收拾,團長被罵得很慘。半年之后的那場畢業典禮晚會上第一次看到女生落淚。那個晚上她穿著中國舞蹈的絲織彩衣,聽我的walkman播放《黑夜白天》,顫抖。青春的愛戀總是被肆意放縱。

高中三年,一些龍王仙女在中學分班后又重新和我同班,再戰江湖。我們也認識了一群新朋友,認識了周星馳。兼職星爺的丑角的同時,我忙叛逆,忙課業,忙社團,忙“一日情”。高二那年,幾個學長到鎮外的蓄水池戲水,三個人去,兩個人回。我代表學長團去祭禮,看到兩個學長痛哭流涕。聽說他們三個都是“無惡不作”的近休學痞子,當然是社會大人們眼皮底下的定義。“你的生命已不止是你自己的,你必須好好活下去。”負責學長團的訓導主任一字一句鄭重的對他們說;我想起《大話西游》里唐僧的“一命換一命”:當一個死黨的生命終止的時候,其他的死黨就應該負起代命的責任——不然何謂“死黨”?后來兩個人都變成熱心華教,有所作為的人。高三那年漫畫般的熱血人生后來因為“作弊事件”被冷冷的狠狠的劃下句點。班上同學的內斗,班導師們的無力,友情的決裂,讓我想到“The Death of the Heart”。友情是一種生命,會生、也會死。友情也是一種神跡,會重生、也可以永存。

感謝表面的文,感謝一幫U公司的朋友,讓我在冰冷無趣的工作中也還能享受到求學生涯的那股熱情。生命花開,情誼燦爛。人生漫漫長路,只要我們還能珍惜現在,以后還能細細嚼嚼記憶,那么不管時間多么磨人,我們生死雋永。

Posted by 王同 under 流逝的日子.

Leave a Reply

Connect with Facebook





© 2018 玩玩,说说,笑笑。 | Template by DemusDesign | WordPress theme by Theme La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