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逝的日子》的序,咏涵篇12.16.09

又完成了我觉得满意的作品,上一次是游记,这次是小说。

记得第一部小说在中学完成,是看太多卫斯理的小说之后的产品。

多年以后,再次完成一部小说,可以算是我成年后的处女作。

处女作当然要找处女座的人写序啦,所以我找了咏涵。


转载


不再拖的序

写小说这回事,很多年前我也试过。数量不多。只记得一篇曾经刊登在星洲日报;另一篇微型小说为我赢来个小奖和三百零吉。

都是中学时期的事了。没有存稿。现在想要看回,也没机会。

刊登在星洲那篇,是关于女同性恋的故事,发生在一个拥有特别多奇怪经历的朋友身上。我觉得还蛮独特,就加入一些本身的想象,以第一人称的角度去写了。几年过后看孙梓評的长篇小说《男身》(写关于男同性恋),才晓得什么是“好”。

得小奖的,当年是因为贪图比赛的奖金才写,也是在截稿日期不久前的一个深夜才完成。那是以“尊师重道”为主的比赛,所以故事围绕在一个学生和老师身上。内容我不记得太多,但对自己怎么结尾,当时似乎有很大的满足。幸运得奖之后,却找不到原稿(当时还不会用电脑,都是写在废纸,然后抄进稿纸寄出去)。人家说有登在报章,我也找不到。

其实很多事情,为什么会去做、回报如何,都不是那么重要。最主要是享受过程。就如以前,稿费和奖金并没有令我成为有钱人,但在多年后的今天回想,还是有值得细嚼的回忆。

表面兄写小说,也不是第一朝,我也知道他不是为了什么,纯粹享受过程(不喜欢写东西的人或许比较难了解当中的满足感)。这次,看《流逝的日子》是我每天早上的指定动作。如果不是因为时差,我肯定不会错过先睹为快的机会。

以我们的交情,在看小说之前,我已有幸知道少许相关的来龙去脉。看了小说,大家都会问,“是你自己的故事吗?”

“是,也不是”。这是预料中的答案 :)

值得一提的是,我个人认为,表面兄把每一个篇章的结束都处理的很好,令人总有想追下去的感觉。这是我觉得最棒的一点。

这一次写的是爱情。小杰在多年以后才知晓的真相令他震惊,但可以和雯敞开心房地聊,也算是一种友谊的升华。生活中有许多令人觉得难以接受的事实,但事过境迁之后,人才会发觉,原来解决的最好方法就是面对。

爱情这回事,不管看过多少小说、听了多少故事,到头来,还是必须自己去经历,才能领悟。只要跌到后有爬起来的勇气,就是朝向美好的第一步。

“打开心门,才能看见幸福。”一位好友几天前才这么跟我说。

小说已经写完了。表面兄,你也收拾好心情,准备迈步了吗?

Posted by 王同 under 流逝的日子.

2 Responses to “《流逝的日子》的序,咏涵篇”

  1. 我在想,狮子座的人交作品是,你又会怎么写?拭目以待!

    by the way,我想你应该也“成年”了很久… 处女作之前,有没有什么偷偷藏起来的处男作?

    Posted by haan on 12/13/09 December 16th, 2009 at 10:43 pm

  2. @haan 没有勒。

    Posted by 王同 on 12/13/09 December 18th, 2009 at 9:14 am

Leave a Reply

Connect with Facebook





© 2018 玩玩,说说,笑笑。 | Template by DemusDesign | WordPress theme by Theme La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