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逝的日子(零)11.20.09

我认识小杰已经有十多年了,我们一起上同一所大学,一起读同一个科系,也一起迷恋过同一个女讲师。

大学过后,小杰因为成绩优异,出国继续深造。通过msn我们依然有联络,虽然英国和马来西亚时差八小时。

小杰头脑好,在讲堂根本就没在专心。整天坐在我旁边吵,不是模仿讲师说话,就唱一些奇怪的小调。我根本就无法专心,因为我觉得模仿讲师和唱一些奇怪的小调比较有趣。所以自然地受到他的影响,一起模仿讲师讲话,比赛看看谁比较像。有时我会赢他,不是因为我模仿得比较像,而是因为我比较好笑。所以我们是好朋友,因为大家都有共同的兴趣,分别就在于他脑子比我好而已。

小杰是真的不用温习功课的那种,每天晚上都会msn约我出去mamak喝茶,继续早上无聊的闲聊。大学时期的日子,就是这样被我们挥霍着。我们去过很多不一样的mamak。在露天看大银幕的足球赛的那种,一群球迷坐在那边抽烟,大喊Goal,然后把声音拉得很长。我们不是足球迷,所以无论那一队入球得分我们都照样喊Goal。直到有一次一个Liverpool球迷问我们到底支持那一队,然后我们疯狂大笑为止。之后我们就停止这种恶搞了。

在关仔角附近,有一间mamak也是我们常去的,那边的特色与电视有关。Mamak的老板很喜欢看电影,每天晚上都会转到Astro的电影频道。都播放些次级西洋电影,那种我们没看过的旧片。我们实在太无聊了,每一次到那里去都充满期待,期待等一下会看到怎样的烂片。看完电影,小杰常常会给评语 “这部不比上次我们看的那部好,上一次那部比较烂。”

‘交赛’也是他带我去的。‘交赛’是一家印度人开的mamak,晚上才开店,一直开到凌晨。‘交赛’(鸟粪的福建发音)以它的Tom Yam Goreng驰名,大家去那里都只吃Tom Yam Goreng,虽然那里也有卖roti telor。它本来不叫‘交赛’,名字是我们取的,就连他的老板都不知道。交赛坐落于Penang road警察局的旁边。警察局的旁边有一排的树,住满了乌鸦。坐在对面吃东西,常常都会听到鸟粪落地滴滴答答的声音。

小杰就是这样的朋友,从英国回来了之后,我们依然常常这样出去mamak挥霍青春,虽然青春已存无几。

Posted by 王同 under 小说, 流逝的日子.

2 Responses to “流逝的日子(零)”

  1. 期待有续集。

    Posted by Eddie on 12/13/09 November 20th, 2009 at 1:13 pm

  2. 有。

    Posted by 王同 on 12/13/09 November 20th, 2009 at 3:22 pm

Leave a Reply

Connect with Facebook





© 2018 玩玩,说说,笑笑。 | Template by DemusDesign | WordPress theme by Theme La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