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月的适耕庄(六)10.06.09


null

我在顺源那里吃了三次鱼。第一次因为人数不够所以没吃到鱼头。这一次是第三次。

老板娘把还没煮的鱼头拿来给我们看,是石斑鱼头,吧!不是很懂。

和平常一样的煮法,清蒸、大葱头加酸柑。

不知是不是不新鲜的缘故,鱼头并没有想像中好吃。或许最美味的鱼头已经深深地烙印在我的脑海里,但我还是希望是这次的鱼头不新鲜,好让我期待下一次再来。

人的记忆是非常脆弱的,我们都只记得一些琐碎的片段。而且经过大脑和情感的洗礼之后,记忆里的东西已经差事实有一段距离了。

我还记得我和 Grace 第一次到佩莉家来玩的时候是搭公共巴士来的,那时我们还是穷学生。那天晚上,我们在佩莉家过夜时遇上了停电。我从睡梦中醒来,伸手不见五指,摸黑地戴上眼镜还是一样的看不见,感觉好恐怖,好恐怖。

我从房间里爬出客厅时,发现她们已经在外面了。由于太热了,我们都睡不着。不知是谁想出来的主意,我们彼此把头靠近对方,围个圆圈,然后用报纸当扇子納涼。三个人轮流撥,直到电源重归。

我提起这段往事, Grace 好像已经不太记得了。或许某些记忆对某个人来说会很深刻,但是对某些人来说就很薄弱。就好像我对数字的记忆敏感度超级薄弱,我无法记得朋友的生日和电话号码,除非常常复习。就算如此,我还是会搞错。对此我感到非常的苦恼。


null

吃完鱼头之后,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没有主意接下来要到哪里去。我建议大家再兜稻田一圈,刚才参观了A村,现在我们可以到C村去。

Posted by 王同 under 小说, 旅游.

5 Responses to “九月的适耕庄(六)”

  1. 有时候很好笑的是,我只记得一些以前的片段,朋友记得另一个片段,大家喝茶聊一聊时把故事说出来后就像拼图般的完整了 哈哈

    Posted by valyn on 12/13/09 October 6th, 2009 at 3:18 pm

  2. @valyn 集体回忆真的很好玩,前提是大家都必须有记忆。

    Posted by 王同 on 12/13/09 October 6th, 2009 at 8:38 pm

  3. 不知你对十月四日有什么记忆?
    如果你真想强化记忆或唤回一些记忆不是没有办法的,只看你有没有毅力。不能向你的爱情小说一样…… 嘻!

    Posted by Eddie on 12/13/09 October 9th, 2009 at 9:18 pm

  4. 我记得事情的发生,但就是忘记那是几年几月几日。

    Posted by 王同 on 12/13/09 October 10th, 2009 at 12:35 am

  5. I’m impressed! You’ve managed the almost imesiosblp.

    Posted by Jerson on 12/13/09 November 22nd, 2014 at 8:54 am

Leave a Reply

Connect with Facebook





© 2018 玩玩,说说,笑笑。 | Template by DemusDesign | WordPress theme by Theme Lab